1、迷糊的女孩
奢华总统套房的超大龙床上,有个轻微的干渴声音,在轻挣扎叫着……“水……”她边无力地辗转着身体,那美妙胴体,随着那金丝被褥,轻轻地划落…… 落地窗前,有个凛然的身影……他微转如雕塑侧脸,看向床上的人,森冷的星眸,透着一丝寒光,手里捏着那玉蝴蝶发夹,轻旋转…… “水……”温紫咽着干渴的喉间,茫然地透着幽暗的空间,看向落地窗前的那个身影……再叫……“我好口渴……” 他缓缓地转过身,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才慢慢地来到她的面前,拿起一整瓶威士忌,无声地递给她…… 温紫就那样赤裸着身体,急忙地接过了那瓶威士忌,拨开瓶子,就干渴地往喉里灌…… 她的整个身体因那可怕的“迷药”效果,而燃烧得可怕,燥热得如同要死了般地喝着那威士忌,辛辣的感觉更刺激着她越喝越勇,那酒液点点地沿着美人骨往下流…… 他冷幽幽地继续盯着她喝得差不多了,便命令说:“起来……” 温紫茫然迷糊地看着面前人,一点意识也没有地扔掉那酒瓶子,害怕地爬下床……“这是那里……这是那里……我要回家……” 他稍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个迷糊的女孩,赤裸着身体,就要软弱无力地走出门外,他瞬间冷冷地手握门把,森沉着脸色,盯紧面前的女孩,语气霸道而阴霾地问:“你就这样出去?一丝不挂?” “你说什么?什么一丝不挂”温紫下意识地转过身,感沉自己的身体升腾起一阵阵莫名燥热而刺激的暖流,将那欲望
血液就要热窜而起时,转过身就要推开他,可双手却撑在他结实的胸膛前,就近抬头,看着他那完美的脸庞,她的脸再一红,却害怕地看着他问:“你是谁?” 他扯过一丝冷笑地说:“我是谁?你把玉蝴蝶放在门口,还问我是谁?” “啊?”温紫茫然地看着他问:“什么玉蝴蝶?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里……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温紫边糊乱地说话,边想让自己恢复意识地想一些事,可是因为迷药力太猛,她才刚站稳的身子,又软在他的身上,脸微靠在他的胸膛前,轻喘着温热的气体,仿佛在挑逗他的身体般… 他冷冷地站在原地,感觉面前的女孩身体散发一股处-子的清香……“想要走,为什么还要留下来?这出戏,你演得太过了……” “什么?”温紫茫然地看着他……“什么戏?我什么也不知道,你放开我……” 她刚把话说完,就要用力地推开他,可突然自己的细软双手,被人用力地一握,她轻叫一声,自己整个人已经被面前的男人,用强如猛兽的力量,将自己按在门上,然后自己的唇片被他的性感薄唇猛力地覆盖…… “唔…………”温紫双腿间的热流瞬间窜上来,心脏砰砰地跳,剧烈地想要扭转身体时,再被他注了魔力的舌尖强窜进唇内吸吮着,上一分钟柔软,下一分钟强势地交措着,折腾得人欲罢不能!! “你要干什么?” 温紫的脸一红,用尽全身上下的所有的力量,拼尽意识地将面前人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