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千里奔丧
夜,漆黑如渊。 暴雨滂沱,狂风汹涌。 石城,纪家府邸前,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躺在地上,浑身淤青,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雨水一边又一遍冲刷着少年的身体,却怎么也洗涤不了少年身上不断汹涌而出的殷红鲜血。 少年微垂着眼帘,他看向紧紧闭合的纪家大门,喉结艰难颤动:“父亲…儿…不孝” 少年眼帘渐渐闭上,眼里的光芒,正在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 体内的生机,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两个家丁手握匕首站在他身前,在他们的匕首锋利处,全是鲜血。 “四肢都被我们废了,你竟然还能撑到现在,你的命可真身硬呢。”其中一个家丁看向纪麟,呲牙咧嘴的笑容,满是得意。 两个家丁大摇大摆的向纪麟的身体走来,可是还没走出几步,纪麟的身体猛的一阵抽搐。 “想不到,师父给我的解体丹,竟然真的让我重生!” 突然之间,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 “纪麟为父对不起你!” “纪麟少爷!家主昨夜去世了!” “我连夜从龙华宗赶来,千里奔丧,只求见我父亲最后一面,如此,也过分吗?” 纪麟双目紧闭,正在缓缓控制这具已经死去的身体。 心里却仿佛某个地方被狠狠触动了。 父亲死了? 上一世,纪麟虽然贵为众神之子,却同样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亲情这两个字,似乎极为遥远。 难道重生而来,还会是这样的结局? 哗啦! 雨点如同瓢泼,声势骤然剧烈。 纪麟体内原本消失殆尽的生机,正在缓慢恢复。 “不好意思纪麟少爷,你要是活着,大长老会不安心的。”就在这时,一道阴霍声音响起,一个家丁的脚掌重重踏在纪麟胸口:“所以,你快点死啊!” 伴随着胸口的剧痛,纪麟口中鲜血狂喷而出,鲜血喷在面前的家丁脸上,使他看向纪麟的笑容更加狰狞! 与此同时,纪麟紧闭的双眼,也豁然睁开,身体却还是无法动弹。 已经夺舍一半了… 不能死…一定不能死啊… 纪麟目光就像是锋利的刀,凌厉的射向两个家丁,莫名的让他们心里一寒! “别磨磨蹭蹭的,这个废物杀了也就杀了,大长老会重赏我们的。” 另一个家丁似乎是感觉到了纪麟目光的变化,大步走到纪麟身前,俯下身子,露出嗜血一般的笑容:“纪麟少爷,你要是求饶的话,我或许会好心多折磨你一小会。” 纪麟一动不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格外的平静,抖了抖嘴唇,一口唾沫狠狠的吐在这个家丁脸上。 “你!”纪麟的话落在这家丁耳中,瞬间让他面色狰狞,手中的匕首朝着纪麟的脖颈重重刺去:“给老子死!” 伴随着纪麟脖颈鲜血飞溅的声音响起。 纪麟体内的生机,却在这一刻完全恢复! 纪麟眼中的光芒,瞬间璀璨! 全身伤痕,骤然消失不见! 突兀的! 两个家丁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们的身体被重重抵在纪家大门上。 “你你怎么可能” 快!太快了! 两个家丁脸色骤变,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纪麟,此刻怎么会… 纪麟手掌紧紧掐着他们的脖颈,竟然直接把他们提了起来,就这么看着他们,没有说话,可是眼神之中,仿佛带着迫人的力道。 两个手掌却是一点一点的用力。 两个家丁脸色一片惨白,脑子仿佛空了一样,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心里只剩下无尽惶恐。 纪麟的声线像是渗了冰:“是谁派你们拦着我的?
“是,,,是大长老吩咐我们打跑你,,,不关不关我的事啊!” 大长老? 记忆里那个假仁假义的大长老? 纪麟冷笑。 记忆里大长老的一身武修,都是父亲亲自传授,亲自栽培,此刻父亲刚死,大长老竟然就迫不及待的派人来杀他了? 纪麟一声冷哼,就这么一脚朝着纪家大门踹去。 此刻,原本空旷的纪家大堂内却犹如灵堂一般,上百道身影,披麻戴孝跪在那里。 主座之上摆满花圈,在其中央,横放着一口棺材。 整个大堂,一片庄严肃穆。 那种阴谋得逞的笑意! 轰! 就在这时,纪家大门被轰然踹开。 灵堂之中的肃穆,瞬间被打破! 所有人都猛然回头! “什么人敢闯我纪家灵堂!” 纪庭雷话还没说完,见到缓缓走进的这道身影后,猛然停了下来,双目之中阴霍光芒一闪而过。 “是纪麟!” “家主已经入馆,他才迟迟赶来!” 一道道目光看向纪麟,皆是愤怒之色。 纪庭雷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对纪麟的态度,他十分满意。 可是紧接着,他的情绪骤然发生变化。 纪麟动了。 他并不是朝着那口棺材走去,而是向纪庭雷! 纪麟两条手臂低垂,直到他完全踏入大门,众人才发现,纪麟手里,竟然还拖着两个家丁。 “纪麟,你这是什么意思?” 纪庭雷声音低沉得可怕。 众人愤怒的神色更重了。 已经迟来多时,进来之后竟然不是第一时间祭拜家主! 四下皆是一片低声的叫骂。 “大长老,你派他们阻拦我。”纪麟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冷静得令人发指:“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 伴随着纪麟的这句话说出,整个大堂,仿佛瞬间哑火一样安静下来。 纪麟之所以如此晚来,是因为纪庭雷派人拦着? “纪麟!明明是你不愿进孝,竟然妄想污蔑我!你好大的胆子” 纪庭雷脸色骤变,说得惟妙惟肖,说得极其逼真。 下一刻。 纪麟一只手掌骤然用力,其中一个家丁喉咙断裂,当场身死。 另一个家丁见到这一幕脸色瞬间惨白。 “不要杀我啊!” “真的是大长老纪庭雷逼迫我我只能奉命而为!” “不关我的事啊!” 剩下的那个家丁不断求饶。 在这极其安静的环境中,两个家丁求饶的声音仿佛瞬间被扩大。 瞬间,整个大堂内,立刻抑制不住的沸腾了。 竟然是,大长老不让纪麟进来?! “混账!给我住嘴!”纪庭雷暴喝:“纪麟你竟然逼迫两个家丁污蔑我!” 在场的人,再次望向纪麟。 纪麟已经向大堂中央看去。 但此刻,却是没有多少人再说出先前那种嘲讽之话。 因为他们能明显看见,纪麟脸上,纪麟双眸里,此刻弥漫着一种浓浓的情绪。 是对亲人的那种眷恋 “父亲,我真的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吗?”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重要了,纪麟盯着大堂中央的那口棺材,缓缓走去。 重生而来,还是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么? 仿佛被纪麟的这种情绪所感染,整个大堂,变得沉寂无比。 家主纪洪生前为纪家打拼,一身伤病,最后竟然落得被人毒害的下场。 可悲的是,凶手是谁,根本没有人知道。 纪庭雷盯着纪麟,双拳死死紧握。 可是下一秒。 他看向纪麟脸色猛的僵硬住,瞳孔狠狠颤抖。 躺着家主的那口棺材。 此刻,,,竟然被纪麟猛然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