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揍你个大无赖
  “不是我无情狠心,可是咱们得讲道理啊。这房子是我刘家的,没得白给外人占着是不是?”刘志大嗓门吼着,说话间那股子贪婪就连傻子都能听得出来,“当初我二姐好心收留他们,如今她死了,我没有追究是不是有人谋财害命已经是好心,房子自然是要收回来的。”   好吵,谁啊?这么无耻,你倒是追究一下二姐怎么死的啊,还有心思管房子?   云笑边吐槽边皱眉睁开眼睛,还奇怪为何自己隔音良好的小单身公寓今天居然能够听到外面的吵闹声。   “刘叔,云婶子和云叔那是正经嫁娶,这房子也是刘老叔分给她做嫁妆的。从来没有小舅子拿走出嫁了的妹子的嫁妆的。再说,云婶子是生病过世,你还能追究什么?追究你们家没一人来看她?”一道憨厚男声好声好气的反驳,如果内容不是那么讽刺的话,“笑笑妹子正病着呢,刘叔,你讲道理到远一点讲,可不能吵到她。”   “噗。”云笑忍不住轻声笑出来,这人才,听着憨厚,实则可精明了。   果不其然,刘志被气得半死:“我就是来找那丫头说事,还远点呢,还不能吵到她呢,我一个人说个屁啊说。陈虎,我告诉你,你给我让开,这是我们刘家的事,你管不着。”   外头的吵闹还僵持着,睁开眼睛的云笑已经没心思去听了,因为,入目的景象直接把她吓傻了。   登登等灯,登等等登,云笑已经惊讶得不由自主在内心哼起了西游记主题曲。   哼了三遍后终于冷静了下来,云笑确定
己没有疯,疯的可能是这个世界。   她穿越啦!   登登等灯,登等等登,单身公寓的房贷不用还啦!   然而,我去,这小破房子还不如我的单身公寓呢。这么破,门外那谁,居然还要来抢?!   云笑觉得很生气,撩开被子下床连鞋子都没心情穿了,气冲冲的往外走,顺手操起放在墙边的门栓,挺粗的一根棍子。   我打死你这个无赖,居然敢抢我的小破屋。   门外两人还抬杠得正欢,愣是没有注意到来势汹汹的云笑,就只见冷不丁从陈虎的背后窜出一个娇小的身影以及一根高举的……棍子?   棍子!   刘志惊悚了,来不及退,也就本能的侧了个身,一棍子就砸在了背上:“哎哟。”钝痛传到大脑,原先的伪装秒秒钟撕裂,刘志本性暴露张嘴就骂,“你个小贱种敢打我。”   嘿哟,敢叫我小贱种,云笑一咬牙棍子举得更高,下手更加凶狠,打得刘志抱头乱窜:“啊,好痛,好痛!住手!不要再打了。”   陈虎则做了做样子,虚虚拦了下:“笑笑,那是你舅舅,下手轻点。”干得漂亮。   云笑充耳不闻,死追着刘志,将穿越而来满心的不爽全部都发泄在他身上,直打得气喘吁吁。   云笑有些力竭,刘志赶紧揪住个空挡就往外跑,站在门外还不忘回头叫嚣:“果然是小贱种,没爹娘管教的德行。别以为这事儿算了。”   云笑扛起棍子就要冲出去,刘志惊得跳起瞬间溜了个没影。   云笑将棍子一扔拍拍手:“呼,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