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灵纹境三阶
吼! 一声兽吼,震得四周古树一震颤动,一只通体漆黑,双爪锋锐的凶兽,目含暴虐的看向前方。 砰! 下一刻,凶兽粗壮的四肢一踏地面,带起猎猎的破风声,身形猛然扑出。 面对着此等凶悍的攻势,前方那名一直静静而立的黑衣少年,双目却是缓缓闭上。 看这般举动,他竟是要闭目迎敌。 这是何等的狂妄! 呼! 凶兽速度极快,瞬息之间,一双利爪,已是对着少年的面门劈去。 这一招挨实了,当场就会被爆头。 不过,就在利爪即将临身的一刻,少年动了。他出手快如闪电,一拳之下,穿过凶兽的利爪,精准且狠辣的轰击在凶兽的头部要害之上。 砰! 一拳落下,血柱从凶兽头部喷出,而它眼中的生机迅速流逝,最后轰隆一声跌落在地。 少年双目徐徐睁开,在他的额头上,有着凶兽利爪留下的一道血痕,看上去多了一丝邪异。 低头看着生机断绝的凶兽,少年嘴角掀起一抹细微的弧度,使他的整张脸看上去,都带了几分狂意。 “终于将这畜生解决了。” 少年轻声自语。这只凶兽修为处在灵纹境四阶,而他的修为,则是只有三阶。 以三阶对四阶,并且一招击杀,这若是传出去,必然引起一番震动。 “三年了。” 少年将凶兽身上有价值的东西取下,转头看向远处,神色有些复杂。 他的这具身体,在他刚刚重生时,异常的淳弱,如今经过三年的锤炼,方才达到如今的地步。 “不知那个女人,现在又是何种境界。” 少年双目中涌现出浓烈的仇恨之火。五百年前,他被自己的红颜知己陷害,一代狂帝,含恨陨落。 如今上天让他重活一世,此等深仇大恨,必将十倍还之。 “呵呵!以她的天赋,三百年的时间,应该已经破开十地的束缚,进入九天的世界。” 低笑声在这片密林回荡,而少年的身影,已是消失在远处。 … “五十金币。”柔媚的声音响起,一名臀如满月,身材火辣的女子,一脸媚笑的看着眼前少年。 “多谢了!” 少年抓起金币,脸色平静的道。此行斩杀了四阶凶兽,能够换得五十金币,已是收获颇丰。 “小弟弟,若是累了的话,可以来姐姐房间休息哦!”女子指尖在少年掌心轻轻勾了一下,娇笑道。 面对着如此露骨的诱惑,少年却是不为所动,他收起金币,转身离开。 “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不过你可逃脱不了姐姐的掌心。”女子俏脸含笑,低声道。 如此一幕,也是被不远处的围观者收入眼底,当即响起无数嫉妒之声。 “呸,这个骚娘们又在勾引男人。他娘的,怎么不来勾引我…” “啧啧,你看那腰,那臀,那脸蛋,勾的我心里直痒痒,真想吃了这只妖精。” “嘿嘿!你可小心点,不知道有着多少男人被这只妖精榨干了,那小子被盯上
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废话,当然是福…” … 众人议论纷纷,一些心思敏锐之人,则是面露沉吟之色。 对于这名少年,他们并不陌生。此人作风孤傲,时常独自一人深入密林,斩杀凶兽。 要知道,凶兽战斗力彪悍,寻常人对上了,只有逃命的份。 但这名看上去身躯单薄的少年,却是常常令人惊讶,数年以来,被他斩杀的凶兽,不知凡几。 到得现在,已是有着灵纹境四阶的凶兽,死在他的手中。 这种战绩,不可谓不惊人。 也因此,少年赢得了血君子的称号。 … 外面。 少年回头看向后方,目光闪烁了一下。他名为楚狂生,与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名字一致。 而此地,名为石阳镇,他是三大家族之一,楚家的人。 刚才那个地方,是血狼团名下的一处势力,负责收购凶兽皮囊。 这三年以来,他猎杀的所有凶兽,都是在这里交易成了金币。 摇了摇头,楚狂生抬头看向前方,那里有着一道倩影静静而立。 少女一袭白衣,容貌精致,如水的双眸顾盼之间,极为的灵动。 见到这名少女,楚狂生神情微闪,随即没有理会,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少女咬着薄唇,似是鼓足了勇气,轻声道:“这么长时间,你…你…难道不明白我的心意?” 楚狂生脚步一顿,淡淡的道:“你已经有未婚夫了。” 未婚夫? 听到这三个字,少女脸上流露出一抹厌恶之色,她抿了抿嘴唇,道:“那家伙这辈子只能做个普通人,我对他…没有兴趣。” 楚狂生嘴角掀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漠然一笑道:“呵呵!对于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楚小姐当然没有兴趣。” “不过…遗憾的是,我对于楚小姐,同样没有兴趣。” 话落,他不再停留,径直离开这里。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少女跺了跺脚,神情显得恼怒。 以她的身份与容貌,何曾被人如此轻视。 … 远处,楚狂生揭开脸上的易容之物,露出了一张截然不同的年轻面孔。 不错,他就是少女嘴中的废物,也是整个楚家乃至于石阳镇所有人嘲笑的对象。 这三年以来,他凭借前世的经验,耗费了无数心血,终于是将自己的修为提升至灵纹境三阶,令得这具淳弱无比的身体,变回了正常。 “废物这个名头,从此以后,该从我身上去掉了。”楚狂生手掌紧握,眼中涌现出浓烈的精芒。 他前世修为惊天,人称狂帝,自然有着他的骄傲。 废物这种名头,他可以忍耐一时,但忍耐不了一世。 一切的一切,从今日起,他将拿回! … 楚家的一座院落,楚狂生还未进门,便是听到有着争吵声传来。 “楚青你不要太过分。”一道愤怒的娇喝声响起。 “呵呵!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柳儿何必如此恼怒。” “你无耻。”愤怒声再次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