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艳梦重生
前往秦川的火车,轰隆隆开着,车厢里到处都挤满了人,闷热无比。 罗大宝坐在座位上呼呼大睡,嘴角还带着一丝晶莹的口水。 周围人的说话声,似乎没有丝毫扰了他充满香艳的美梦,迷迷糊糊中,罗大宝梦见漂亮的高中校花,偷偷溜入家门,那张俊俏的瓜子美脸,亮晶晶的大眼睛,在长长的睫毛衬托下,一眨一眨,格外迷人。 “宝哥,谢谢你英雄救美,我,我要给你生猴子……”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似乎会说话,似羞还嗔,让罗大宝心像猫抓一样,激动得身体直颤抖。 眼看那双白嫩的小手,开始缓缓解衣服扣子,进入所有男人幻想的状态 这时,火车正呼啸着驰入一条长长的隧道. 突然间只听轰的一声,地动山摇,火车仿佛进入另一个时空,颠簸得似乎随车翻车,隧道及车厢内的灯瞬间熄灭,周围陷入一片漆黑中。 顷刻间,车厢内一阵混乱,黑暗中传来女人刺耳的尖叫。 罗大宝美梦正酣,眼看漂亮校花宽衣解带,面对平时垂涎三尺的美人儿,如今主动上门,他早已迫不及待,没想到这美人儿比他还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一身香风,猛地扑进他的怀里。 这货儿瞬间兽血沸腾,非常猴急地用手按了下去,而且使劲揉了两下,那高耸的雪峰,白白的,软软的……像个香喷喷诱人的大馒头。 “啊,臭流氓!快拿开你的臭手……”这时传来女人愤怒的尖叫声。 罗大宝的手,啪地被狠狠打了一下。 原本兽血奔涌的罗大宝,顿时激灵下,从美梦中惊醒过来,双眼睁开,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列火车上,周围热闹非凡,到处都是人。 这时列车已经驰出隧道,原本抽风一般颠簸,再次恢复正常, 只见罗大宝左右,各有一个漂亮的少妇,他坐在中间位置,靠窗户位置是位年轻妈妈,抱着个五六岁小女孩,靠外侧则是个化妆精致的女人,穿着黑丝短裙,打扮有点妖艳,一双杏目圆睁,高耸的胸脯气得一鼓一鼓的,对着罗大宝正怒目而视。 对于这一切,罗大宝却视而无睹,呆呆地坐在位置上。 重生了,老子竟然重生了!“贼老天,你玩我,真他妈的玩人!”罗大宝嘴里用常人听不见的蚊子声,喃喃自语。 “我叉叉你奶奶,你个贼老天!”此时他恨不能仰天破口大骂,发泄自己胸中的郁闷。 想想自己在终南山披星戴月,潜修十五年,眼看渡劫证道,几道劫雷竟把你老子的劈到了数年前。 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终南山,又名太乙山,乃是道教发祥圣地,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 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自古而今,终南山修行者甚多,有如老子、姜子牙、王重阳、张良等道教先哲,也有钟馗、吕洞宾、赵公明等传说中的神仙,更相传商山四皓、药王孙思邈、田园鼻祖陶渊明,王维等文人隐居于此。 罗大宝也躲到大山深处,苦修数载,可是,可是…… 静静地看着窗外,青翠相间的远嶂,罗大宝一时间彻底无语了。 “你个土包子,
流氓,你别在那儿装疯卖傻,竟然敢趁着黑用臭手摸老娘的……”见罗大宝持续发呆中,短裙女人似乎更愤怒起来,气呼呼用手猛地一推罗大宝的肩膀。 可能周围很多人在看着,短裙女人尽管比较泼辣,终究没好意思把最后一个“胸”字说出口,只是怒目相向,继续气冲冲道,“臭流氓,你个色坯土包子,你说怎么办吧!道歉,不然我喊乘警了!” “大姐,……”此时罗大宝,也已经回过神来,知道摸的是谁了。 “你喊谁大姐呢?你这臭流氓,会不会说话?”罗大宝本想道个歉,不料话一出口,女人似乎受了多大侮辱,立刻急眼了。 我擦!罗大宝顿时郁闷了。 仔细看了看女人,漂亮的脸蛋,白白嫩嫩的,化妆不错,保养也很好,显得很年轻,可是年龄明显不小了,喊声大姐咋地了,总不能喊阿姨吧! “小姐,……”罗大宝也是知错就改的大好青年,见女人反感喊大姐,只好换称呼,嘴角微微勾起,泛起一丝质朴的憨笑。 小姐这一称呼,可是尊称的,应该可以了吧!古代可是形容大家闺秀的,现在也有亚洲小姐、环球小姐什么的! “臭流氓,你才是小姐呢!你全家都是……” 罗大宝话音刚落,女人顿时暴跳如雷,针扎一样,好像触到了心底伤疤,满脸的羞红,气得伸手向罗大宝的脸上呼来。 玛德,这娘们还真蹬鼻子上脸了! 罗大宝一伸手,轻飘飘攥住女人的小手,香软诱人,不禁心里一荡。 这女人显然没防备,眼见手被罗大宝攥住,身子一趔趄,身子差点没有扑倒罗大宝怀里,纤手连忙用力往回抽,只见胸前白沟清晰显露,巨浪汹汹,白花花的晃得罗大宝险些鼻血飙出来。 “流氓,还不放手……”女人一声尖锐的惊呼。 罗大宝这货儿别看有点好色,但有点小洁癖,想到听村里人说,很多城里打扮风骚的漂亮女人,都不是正经人,很可能在夜店或洗头房等场所上班,从事那个的,这女人看起来不是安分的主儿。 想到这里,罗大宝连忙松开手,止住不健康的YY思想。 原本懒得和女人计较,可是左一句臭流氓,右一句土包子,尤其周围旅客抻着脖子往这边桥,看自己的热闹,这货儿也是要面子的人。 “好,好,你不让我叫大姐,也不让叫小姐,那我就叫你大妹子。”罗大宝一脸的委屈,说道,“我说大妹子,你能不能讲点理,刚才你口口声声喊我是臭流氓,你说我哪里臭了?哪里流氓了?再说,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我找你算帐,刚才过隧道时,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吧!” 这个成语简直妙极了,开始有的男人跟着起哄起来。 “你,你用臭手摸我胸……”短裙女人高挺胸脯,顿时恼羞成怒,也不自故作矜持,脱口而出。 “我说大妹子,那时我在睡觉,你扑在我怀里,我下意识一挡,手才碰到的。再说,你一直说我臭手,不信你闻闻,哪里臭了?”罗大宝也拿出厚脸皮精神,振振有词,同时嗅了嗅自己的手,然后递了过去。 “你,哼……”女人气呼呼地一翻白眼,说出不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