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邋遢总裁
“好好听讲!不许私下搞小动作!” 一位老学究指着黑板上的数学题,却又透过那瓶底厚的镜片,瞧着底下一溜调皮捣蛋的学生,威严地喝斥道。 叱责的话语一说完,他又唾沫星子乱飞地讲起来。 教室里面最后一排座位上。 “那是我的钢笔,你拿它干嘛呢?”就见一个扎着羊角辫,满脸稚气的小女孩嘟着气呼呼的小嘴,朝着同桌的小男孩反问道。 “谁说是你的钢笔啦?那是我的好不好?”小男孩扭巴着嘴,立时反驳道。 “你耍无赖,那就是我的笔!” 小女孩一看小男孩耍起了无赖,立时委屈得双眼盈满晶莹的泪花,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有本事,你过来拿啊!拿到的话,它就是你的啦!” 小男孩好似要故意逗弄她一般,将那支钢笔別在身后,然后高高地举起来狡黠地说道。 “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举手报告老师!”小女孩涨红着脸,愤愤不平地说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你告啊!”小男孩根本不畏她所惧,摊开双手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松地说道。 “哼!你以为我不敢啦?你等着!”小女孩气得小嘴噘起老高,一下子被他激将得举起了小手。 “报告!报告......” 随着小女孩清脆稚嫩的童音吐出,这时讲台上的老学究也正拿着教鞭气咻咻地问道:“你们都听懂了没有,到底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啊?” 也正在老学究郁闷得不行之时,却无意间瞧得小女孩举起的手,立时把他高兴得心花怒放,激动不已地说道:“小朋友你太棒啦!既然算得这么快,就来回答一下刚才我讲的这道题吧!” 小女孩猛然间让老学究这么一问,刚才想要向他叨扰的事情也噎在了嗓子里,一时之间让她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小女孩刚才在底下被小男孩纠缠得头昏脑胀,根本没听清老学究讲的内容,所以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小朋友,是不是不会呀?不会的问题,咱就不要举手了,好吗?” 这一听得老学究这么说,小女孩立时羞郝得满脸通红,继而“呜”的一声,捂着娇嫩的小脸痛哭起来。而一旁的小男孩瞧得她出了这番洋相,立时乐得捧腹大笑起来,可他那纯真无邪的笑声随后也被淹没在老学究那无尽的鞭打责骂声中...... 有语曰:向来缘浅,奈何情深。造物主弄人,有何办法呢?而这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孩童,男的叫蓝晟睿,女的叫吴澜芊他们自小到大搬了四次家,而且每次搬家之后都做了对门的邻居,可就是这样一层关系摆在面前,他们竟然…… 十五年之后的春天,寰宇国际集团18楼圆桌会议室。 说起这个寰宇集团,在东海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在少东家也就是现在的董事长兼总裁蓝晟睿的正确领导和努力经营下,经过企业的产业升级,行业的重组上市,广告行业业务的国际化等等多种手段的实施,经济效益和利润比他的父亲经营期间都有了跳跃式的发展。 走进这件会议室,你不得不被它那豪华恢宏的气势所折服,那一千多平方米的大厅,装修得富丽堂皇,落落大方。但见地上铺着淡雅高贵,纹路清晰的微晶石,墙壁两侧贴满了淡粉色的壁纸,天花板顶上挂着几盏晶莹剔透的水晶大灯,发出夺人眼目的光。会议室四周摆满了古色古香的名贵楠木椅子,椅子上雕满了许多栩栩如生的牡丹花开图案,四周更是放置了许多的深蓝色透着高贵而雍容的紫色蝴蝶兰花,给整个会议室增添了春天的浪漫气息。 此时在那淡雅似雾气的璀璨灯光照耀下,蓝晟睿静静地伫立在那儿。他有着皎美如樱花般的嘴唇,细致如奶瓷的肌肤。他平静中夹杂着一种威严气息,慢慢地扫视了会议室一周。那神情犹如希腊神话中那望着水仙花死去的英俊少年。 光洁而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深邃如墨的眼神,散发出夺人魂魄的光芒;那浓黑的眉毛高高地扬起,翘挺的鼻子,绝美诱人的嘴唇,无一处不张扬着他的高贵与优雅,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傲视天地的强势,像极了邓超在《分手大师》里扮演的酷酷形象。 此时,东海市首屈一指的
际级大型企业寰宇国际集团正在举行电脑软件产业开发的广告拓展会议。 蓝晟睿就会议主题和思路阐述了一下经营方针和治理措施,最后说道:“这次我们的广告业务是在美国的华尔街宣传和推广,各国的商业巨头都盯着这碗饭,我们想在这碗饭里分得一杯羹很有难度。但是只要我们这次成功地打入了美国市场,那么我们企业的经济实力就能稳稳地排着世界前三名之内了,所以我希望你们拿出十二分的精力来完成它,你们有信心没有?” 有的人天生就具备领导能力,有的人天生就是一个闪闪的发光体。蓝晟睿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地,会议室里众人异口同声地说着一个字,“有!” “有没有,大声一点?”他的胳膊振臂一呼,大声地说道。 “有。”清彻如铜钟般的声音久久地回旋在会议室上空。 “还有一点,这次广告业务的推广采用投标的方式,从有实力,有经验的优秀企业中产生。招标的事交给广告业务部的蓝晟锡去办,毕竟这是他的拿手项目。”说完话,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蓝晟锡一眼。 “好,最后祝我们此次的广告推广活动马到成功,散会!”他的胳膊肘撑着桌面,手掌往下一压,结束了此次的会议。 周末,天空晴朗,刚睡醒的太阳发出的光已经刺得人眼睛睁不开了。房间里,蓝晟睿趴在床上,被子一半掉在了地上,一半耷拉在身上,两只手抱着一个卡通式样的猪娃娃呼呼地睡大觉呢!再看他的嘴唇紧紧地贴在卡通猪的屁股上,把那只卡通猪的屁股滋润的湿湿的。 一阵清脆的“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爱你……”的手机铃声飞到他的耳朵里。虽然蓝晟睿听到了铃声,但是他还是懒得起来,心里配合着音乐声,唱着“我没听见,我没听见,就是听不见,就像聋子一样听不见……”,脑子里还在想着我唱的还和小苹果的音乐节奏挺合拍的呢!唉,电话铃声还不停了,不接不行了。没办法,那乱似狗窝一样的头从被窝里冒出来,披件衣服,拖拉着鞋,走到桌子跟前,低头一看手机号码是自己的死党刘博裕打来的,就顺手把手机往耳朵上一捂。唉,谁能想象的到堂堂的寰宇国际集团的总裁竟然是这种邋遢形象。 “喂,是哪个王八蛋没事了才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他没好气地嚷道。 “猪猪,怎么啦,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干嘛呢?这种态度!是不是打扰了你亲着猪屁股睡觉了!”刘博裕在电话那头笑道。 “干嘛呀,有事说事,没事电话我挂了啊!”被他揭穿,蓝晟睿反击道。 “别,别,怎么这么大脾气呢!吃了没有,一起去吃点?”博裕提议。 “还没有,去哪里?” “城隍庙小吃街!” “哪里有什么好吃的?”晟睿问道。 “那里新开了一家风味川菜馆,听说每天去那里的人连排队都得摇号呢!”博裕说道。 滴答,滴答,晟睿仿佛在电话这头都能听见他的口水落地的声音。 “别那么夸张好不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喜欢,那朕就勉为其难陪你走一遭吧!”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吃饭还和我摆谱啊!你在家等我,我这就过来,千万别乱跑啊!”博裕告诉他。 “你这个馋虫,过来吧,我等着你,咱俩一起走!”晟睿应道。 东海市城隍庙小吃街,是中国最著名的餐饮和小吃一条街。但见各处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真个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那各种各样的食品五颜六色,琳琅满目,就像摆了一桌桌的满汉全席,让人看了之后不禁垂涎欲滴,忍不住都想要上去尝尝鲜。 小吃街的尽头,走来了两个女孩。 前面那个秀雅脱俗,双目犹如一泓碧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贵的气质,使人神游天外,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于她。但她那孤傲的气质之中那股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得不魂绕梦牵。后面这个容貌虽然稍逊些,但是她的脸蛋娇嫩柔美无比,尤其胸前那两只夺人眼球的大白兔,随着她那爽朗的笑声不住地上下跳动,如果用一个字母来形容它的大小的话,那只有字母“C”才能配上这个绝对的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