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周铁枪
雨水,啪嗒啪嗒的落在窗户上面,模糊了窗户。 这个时间,是重庆的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外面人声有些喧闹,就算是下雨天,也没有能让这些夜生活丰富的人,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面。 反倒是这个天气,最让我喜欢,雨水可以挡住玻璃,让外面的人,无法看到我现在的模样。 身上的麻痒,渴望,以及痉挛颤抖,让我紧紧的趴在了窗户上面,用力的想要抓住东西。 可平滑的玻璃,让我什么都抓不住。 周进越发的用力,同时死死的抓住我的腰,开始了最后的冲击。 最后他闷哼了几声,我也被推上了最巅峰的位置,然后软绵绵的趴在窗户上喘息。 他却在片刻的停顿之后,又抓住了我的肩膀,开始运动。 我最怕的,就是这个时候的周进,我有些痉挛了一下,然后颤抖的说了句:“能不能让我去床上,我站不稳了。” 周进直接把我抱了起来,然后转身就上了床…… 不知道被折腾了多久,窗外的雨,都已经停了的时候,周进终于停了下来。 然后他拍了拍我的屁股,声音有点儿舒爽和疲惫的说:“还是在你这里没有束缚。” 我轻哼了两声,然后把头深深的埋进去了被子里面,说我没力气送你了,你记住洗个澡再走。 身后,传来周进走进去洗手间的脚步声,然后就是水流的声音。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阳光穿透窗户,弥漫了整个房间。 在床边抓起睡衣,遮住身体,我走到窗户旁边关上了窗帘。 身上还是很酸麻,就像是散架了一样。 周进已经快要四十岁的人了,可那方面的能力,就和二十多岁的男人差不多。 我回到床边,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一根烟,点燃了之后,放到唇中,吸了一口。 辛辣的感觉,刺激着我的意识,让我稍微清醒了一点儿。 我叫齐琪,两年前来到重庆。 然后在弯弯姐的引路之下,给一些大老板,做情妇。 进这行,说来原因也很可悲,当时我妈重病住院,而我爸在工地打工的时候,被砸断了腿,如果没有钱,我妈妈就没命了,而我爸爸也要截肢,只能选择现在的命运。 周进,是第一个包养我的男人,这一包,就是两年的时间,他每个月给我三万块,基本上每周会来找我两次。 我恪守着情妇的本分,没有妄图上位,没有影响到周进的生活。 周进能一直留着我的原因,就是他说我身体够敏感,身材模样,都无可挑剔。最关键的,是够聪明,很多女人都没有我聪明。 一边抽烟,一边胡思乱想,然后进了洗手间躺进了浴缸。 我被周进包的时候是17岁,现在刚过19生日。 我打算的是,干这行到20岁,然后就回家,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叮铃叮铃的铃声,钻进洗手间的时候,已经小了很多。 我从浴缸里面出来,接着裹了一条浴巾,回到房间里面接通了电话。 知道我手机号码的人不多,在重庆这两年,我也只有弯弯姐一个朋友。 我家人,一个月可能打给我一两次电话,而周进,从来不会叫我出去,只会在这个房子里面来找我。 他生意做的大,很怕别人发现他在外面包了情妇。 不出我所料,电话那边传来了弯弯姐的声音,她戏谑的问我怎么样,今天周铁枪白天没来吧? 我脸有点儿发红,说弯弯姐就不要取笑我了。 弯弯姐在电话那边一直笑,说等会儿过来接我,我们出去逛逛街,然后她还有件事情,要和
商量一下。 我问弯弯姐什么事儿,她也不说,就挂断了电话。 关于我和周进房事的事情,我本来没有和弯弯姐说过,不过有一次她晚上给我打电话,那个时候刚好我和周进在做,她听出来了,说过半个小时打给我。 我当时憋红了脸,给她说结束了我打回去。 结果就差不多到了第二天早上了。 从那次之后,弯弯姐就给周进取了个外号,叫周铁枪。 很快,我就画好了妆,刚好弯弯姐也打电话告诉我,她已经在楼下了。 提了挎包,我下了楼,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车。 弯弯姐开了车窗,对我打招呼。 我小跑着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坐下之后,还有点儿喘气。 弯弯姐取笑我说,看我那么憔悴,肯定昨天晚上被折腾的够呛。 我脸红到了脖子根,岔开话题,问弯弯姐要和我商量什么事情。 她一边发动油门,一遍告诉我说,她最近又认识了几个老板,他们也有想在外面找情人的念头,其中有一个生意做的大,有钱有权,想介绍给我。 我听到弯弯姐的话,愣住了,不自然的说,现在周进还养着我呢。 弯弯姐打断我的话,说她当然不是让我甩了周进的意思,而是这个老板,不会给我在外面包固定的住所,而且晚上不会找我,只会白天给我打电话。 到时候我另外再用一个手机,每次他找我的时候,我再过去就可以了。 说话之间,我们的车,已经上了主干道了。 弯弯姐点了支烟,接着开了车窗。 烟味钻进我的鼻翼里面,接着就是微风吹到了脸上,把烟味驱散。 弯弯姐的话,却让我心里面很不安,我微咬着嘴唇说:“还是不要了吧,这个太危险了,万一被周进发现的话,就完了,他肯定会要了我的命的。” 弯弯姐苦口婆心的劝我,说咱们做这行,为的是什么呢?不就是钱吗? 周进一个月只给我三万块钱,哪像是她的金主,除了每个月的包养费,还会给她买车买房。 停顿了一下,弯弯姐告诉我,当初让我跟周进,是因为她也是刚入这行,没什么资源,没办法给我更好的选择,现在她认识的老板算是不少,不能让我把青春,全部耗在了不值钱的老男人身上。 我还是很犹豫,同时也很害怕。 弯弯姐就说,这件事情听她的,就这么决定了。只要我稍微动一点小心思,一定不会出什么问题,而且那个老板给的价钱不少,每个月四万块钱,周铁枪也只是晚上才会来找我,不会冲突的。 我拗不过弯弯姐,而且我也有些心动那些钱。 做了这一行,早没了女人的尊严和所谓的底线,多赚一些钱,还能够早点脱离这样的生活。 底线都已经丢了,无谓彻底不彻底,何不多点儿钱,让自己以后更风光好过? 想到这里,我答应了弯弯姐,然后我才问那个老板的年龄。 弯弯姐告诉我,反正比周铁枪年轻,不过哪方面,未必有周铁枪厉害了。 接着,弯弯姐取笑我说:“该不会周铁枪都满足不了你,还想找个更厉害的吧?” 我涨红了脸,说怎么可能啊,我都快被折腾死了,要再来一个一样的,我肯定就受不了了。 弯弯姐一边笑一边说让我放心,周铁枪那种男人,少有。 之后弯弯姐告诉我,上午带我去逛街,买买衣服,下午的时候她定了一个酒店,让我和那个老板见一面。不过没有什么大问题,因为她已经把我的照片,给那个老板看了。 已经做好决定之后,我也没有再多想了。 这个社会,人吃人,钱吃人,赚够了钱,我就能够早一点儿脱身而出,也就不用再每天这么煎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