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亡魂中的香饽饽
戚若离在及笄之年含苞待放时而凋谢陨落,花蕊还在花瓣中未见到阳光就开败了。 魂灵在当地城隍庙登记了,消除了阳籍,领了一张不知什么材料的牌子,其上书写着“酆都城暂住”,酆都城?是何处啊?现在应该是去阴间吧? 戚若离不知该问谁,就跟着前面的催命差和一群阴魂走着,一路经过土地庙、黄泉路、望乡台、恶狗岭、金鸡山、野鬼村、迷魂殿、莲花台、还魂崖之后,那两个头发遮住脸的催命差声音斗得人心悸怔忡五脏乱位:“酆都城到了,尔等在此等候,不得言语。” 排成一对的阴魂都是战战兢兢畏畏缩缩怯怯诺诺不敢有任何言语,似被一根无形的心灵绳索给锁住了,逃不开也说不出,只有在心里想着。 戚若离脑中浮现出迷魂殿上刻着的简单对联“人鬼殊途,阴阳永隔”,不觉潸然垂涕噙泪:在阳间已经是凄惨悲凉哀痛无望了,还会对阴间有所指望期盼希冀梦寐吗? 泪眼朦胧时,奇怪了,现在是阴魂了,怎还会涕泪交零? 不多时,戚若离所在的这一对魂灵被安排到了万象殿,里面有十位判官。这是要做什么啊? “按生死簿上所登记到各位判官处接受审判并转世。”催命差如此道。 于是戚若离和这一队女阴魂从直线排成了横线依次将她们的“酆都城暂居”的牌子交出来,上面记录着她们在世时候的居所,性命,家人,伴侣等。 虽说是按生死簿到各位判官处接受审判,但真实情况就是随便的,每日有那么多的魂灵来,若是判官们都按生死簿来一一安排阴魂,那工作量可就让他们过劳死了,哦,不对,是过劳晕吧。 这一排女阴魂,不
在凡间是打扮如何的花枝招展珠光宝气雍容华贵,或是随意装束地衣衫褴褛服无重彩钗荆裙布,现在都是整齐划一的装束:披头散发,草鞋白麻布衣,完全一致的装扮如同制服——女鬼装扮。 这是酆都城的规定:凡是阴魂到了酆都城都必须是这个装束。 此规定是有原因的:为了防止判官们在审查时因阴魂的装扮而被误导蒙蔽隐瞒从而影响审判。 这群女阴魂这样完全相同的装束让人猛地一看根本分不清,只觉得是一群女鬼,就好比是在拍证件照,不管平日里多漂亮,证件照总是不敢拿出来示人的。 不过事情总是有让人别作一目另眼相看咄咄惊奇的,就是戚若离,出水芙蓉艳若桃李,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判官们用尽所有描绘女子美貌容颜的词语也不够来形容这个女阴魂。 戚若离凭着绝世倾国的容貌妖娆修长的身姿而从这一队女阴魂中脱颖而出超凡脱俗,将判官们昏昏欲睡的目光给照亮,也被判官们你争我抢的声音给揪了出来。 容姿好就是这么霸气,就算证件照也可毫不犹豫地给别人看,胜过了别人用几个时辰美颜后的相片。 “你叫戚若离?到本官这里来”“以后给你个催命差的职位,不用再受那轮回转世之苦”“戚若离你只须专职魅魂术即可”…… 这些判官也都是清一色的样子:官袍黑色为底色,连面胡,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有一对黑乎乎的灯笼眼突出来,反射出黑光,大地吓人。 戚若离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望望四周,哪里有逃或躲的地方啊? 眼看一群凶煞逼人的判官朝自己走来,伸出手要捉自己去行刑的样子,戚若离恐惧害怕怔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