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么的小心翼翼
进屋后,她急忙将门反锁,仿佛这是她唯一可以停留的地方,拿起一套休闲服,跌跌撞撞进了洗手间。 走过镜子又走了回来,呆呆的打量着自己。 实话讲她并不算娇小,一米六八是标准身高,而身材生的更是曼妙,典型的衣服架子。不过这男人的西装套在她身上真是勉强了,有一种小孩偷穿大人衣服的感觉。 怪不得刚才一路上人们看自己的眼神都那么怪异了。换做她,见到大热天里有女人穿着男人的西装在街上狂奔,估计也是会纳闷的要死,更不奇怪会看多几眼。 生怕弄脏他名贵的西装和衬衣,小心翼翼地脱下,又找了个干净的袋子,小心翼翼地装好。 她打开花洒任凭冷水从头浇下,水是冷,却让她觉得安全,踏实。刻意压下刚刚的回忆,却无济于事,干脆放纵自己,解开心头的束缚。 身上的痕迹还未消退,那一幕幕暧昧的片段再次席卷而来,不可遏制。她懊恼的拿冷水拍打自己,那些记忆却是怎么甩也甩不掉,交织在她心间,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心里的烦躁慢慢褪去,冷静下来后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不痛的,被那个如狼似虎的男人折腾了一整夜,醒后突如其来发现的重逢又被他一顿讽刺,四十分钟的逃离和狼狈,此时的她只感觉身心无比疲惫,就连呼吸都觉得累。 如果器官可以选择暂停休息,想必是极好的。 这个澡洗的有点久,打了几个喷嚏才意识到时间过了多少,这才回过神,急忙擦干身体穿好衣服。 她再次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却不像看着自己,像是透过自己看向心里的别人。 小心翼翼地将“借”回来的衣服仔仔细细地挂好,生怕出什么岔子,芊芊细指滑过珍贵的宝贝,仍是质感极好的衣料,掩藏心底的落寞与忧郁情不自禁泛上秋水般的眼眸。 见到她留下的字条,他应该会生气吧?毕竟他是如此的厌弃自己,兴许还会追究责任吧。但当时自己真的顾不上那么多了,不是有意要继续纠缠他。 不,他已经如此厌恶自己了,或许更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出现在他眼前吧,一件衣服,他又怎会计较呢? 不论如何,衣服是要换回去的,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不知道又出自哪位国际大师之手,她断然不会据为己有。 看不看得出来都罢了,他的东西,想想也必是价值不菲的。 罢了,至少现在她有机会触碰到属于他的东西了不是么? 顾忆捧起那件专属于他的西服,粉嫩的小脸不由自主贴了上去,鼻翼间溢满了他的气息,轻轻的古龙香中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道。 可事实上她一直很反感男人吸烟,更别说主动靠近了,只是对于他,自己一点都不讨厌,连心里的底线都可以为他放弃,何
是这样小事呢。 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爱屋及乌吧。 是啊,她爱他,在十八岁那年开始,她就飞蛾扑火般的爱上了他,不顾现实的距离,不顾外界的言语,因为她曾坚信他是爱她的。 只是,这个亲手将自己镌刻在顾忆心里的男人,后来又为何伤她那么深,还非要亲手用刀子把自己从她心里挖出来不可…… 往事掠过眼前,留在心里,胃里突然开始有些反酸,还伴随着一阵阵的疼痛。 糟糕了,肯定是避孕药开始过敏了,这样的喂药方式,自己不过敏才怪。 “啊••••••”轻喘出声。 疼痛感从一处蔓延,她不由得捂着肚子靠墙滑下身子,双腿的无力感让她连迈向床的勇气都没有了。 正当她不得不忍受着这种疼痛的时候,一阵急促暴躁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而平日里,她的住处基本上是无人问津的,也不会有人想要关心她的死活。那这敲门声•••糟了,该不会是…… 想到某个可能的人,顾忆愈发紧张,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 她现在的境遇不算是落魄至极,但的确是囊中羞涩。能租的地方也就是这样的远离闹市的平民区的一个小单间而已,租金一个月400块钱。 或许对别人来说都不算多,但对于她这样一个刚找到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来说,就已是很沉重的负担了。 且不说薪水微薄,而是她和别人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她虽一个人,但她有棋棋。 房东张太太是个极为刁钻刻薄的人,不只是欺软怕硬的主儿,还除了红红绿绿的钞票,其余什么都不认,对毛爷爷很是忠心呢。 自己才搬进来住了两个月,她就找各种理由要求涨房租,自己不同意,便恼怒,还让她尽快搬出去。 当初可是白纸黑字定了合同的,顾忆当然不会傻乎乎让她算计了,更何况自己条件确实有限。不管别的,合同一天没到时间,她就理直气壮。 只是这掉进钱眼儿里的张太太一直不死心,并且闲得很,三天两头过来敲门纠缠她涨房租。 今天周六,她肯定是认准了自己会在家才又过来了吧,只是这门敲得也太不客气了,自己家的门自己都不知道珍惜吗,平时抠门的劲头呢? 生活可真是难,交了钱都不得安宁。 顾忆叹叹气,暴躁的敲门声让她很是不满,可也不得已强忍着身体的难受扶着墙起身,又扶着墙一步步走过去开门。步履为辛也就是这感觉了。 这门一打开,可着实吓了她一跳。映入眼帘的,不是张太太那张多半褶皱多半横肉又浓妆艳抹的脸。 而是眼前这两位身穿警服、威风凛凛的阿sir! 她缓了缓神,迎上两位警察打量的目光,刚想开口询问怎么回事,对方却先她一步严肃的很,“你就是顾忆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