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盗窃罪
没有办法,她会被检察院以“盗窃罪”拉上法庭,然后依照现行法律,她将有幸获得至少十年以上的判决。 怎么办? 如果她真的坐牢了,棋棋该怎么办?她才四岁,没有了妈妈,谁来管她?自己又能去找谁来托付? 都是自己造的孽! 现在要让这么小的棋棋跟着她一起受苦!棋棋,妈妈是个坏人,妈妈对不起你! 是谁!究竟是谁!要让自己和霍云峥重逢!她的世界早就习惯没有他了,为什么老天爷还要安排他们纠缠! 想到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这个唯一支托她活下去的希望,即便顾忆再坚强,在没有任何办法的现在,还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此刻她是多么的无助,可棋棋又是多么的无辜。 她讨厌这种感觉,而这几年也无奈地习惯了这种感觉。自己就像汪洋大海上的一根干枯的草,随便一阵风带起的一个浪就可以让她万劫不复。 想到这她哭得愈发伤心。 在一旁的女警林姐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走过来劝她:“姑娘啊,哭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啊。我们能理解你,但是没用啊,法律面前只讲究证据,你没有经过人家同意就把衣服穿走了,就算你们之前认识,人家不追究便罢了,一旦追究起来像现在这样,你不就占理呀。何况里面还有那么贵重的钻戒,就算你不知情,但是一没有证据二没有证人啊。人家报案,我们也只能秉公处理。除非……” 林姐说到这停了停。 “除非什么?”顾忆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哪怕是只有一分希望,她也要试试,毕竟棋棋需要她!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不是没有道理的,顾小姐应是聪明人,定能自己明白其中道理。” 林姐微微一笑,似乎还夹杂着几分暧昧,并未把话挑明。 这位顾小姐气质清新,浑身透着仙气儿,长相甜美和善,怎么都不像是偷盗之人,何况他们还是旧相识••• 兴许,这是某个富家大少追女孩的新手段呢! 嗯,应该就是这样的,自己干这行不算是阅人无数也是看多了形形色色的人了,基本上是不会看走眼的! 不过,这报案的男人也真是又无聊又过分,对这么惹人爱的姑娘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这姑娘连自己看了都想好好地温柔相待,他怎么就舍得让她遭这罪呢! 只怕是难追到手喽!换做自己反正肯定不会同意的! 当真以为自己是叱咤商场的霸道总裁呢?可笑了。 虽然这位和善可亲的林姐一点也不认可这样的追求方式,但她可也是一点也不希望顾忆因为反抗对方而去坐牢,毁了自己,所以才愿意冒着妨碍司法公正的风险,好心提醒她。 不得不说,这林姐约莫上学的时候言情小说看多了,脑子里都是一要是顾忆现在知道她此时内心的想法,估计哭的更
心!些“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经典!俗! “谢谢你,林姐,我明白了。” 顾忆不笨,当然明白林姐的弦外之音。 只是这系铃人才不关心她的死活,又怎么会来解铃呢?她的电话都不肯接,她又怎么好意思求他来解这个铃? 再说,已经过了一夜了,手机在昨天就被警方没收了,如今别说打电话给霍云峥了,就算想听听棋棋的声音,打到福利院都不可能!连这都成了一种奢望。 原本早就答应了棋棋,这个周末放假去陪她的,谁曾想过仅仅两天自己的人生竟出现如此天翻地覆的改变•••••• 这一次爽约了,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呢。 霍云峥就是她命里的劫,亲手给她幸福,又亲手毁掉她的幸福还权当她自找的。 怕是上辈子犯下了毁天灭地的罪过,这辈子才会遇上他,遭受他! •••••• 十八岁那年是一切幸与不幸的开始…… “这条项链,是你的吗?” 顾忆抬头看向来人,他是生来就带着光环的男人,人神共愤俊美的容颜,时刻透露着高贵与优雅,然而也时刻散发着冰冷,提醒着生人勿近。 他带着淡淡的口吻就这样吹进顾忆的心。 顾忆顺着男人的视线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怯怯地点点头。 不等她开口询问,男人富有磁性的嗓音再次在耳边响起:“跟我走,以后我会照顾你!” 顾忆完全忘记了思考,任凭男人抓着她的手一步步离开。 那天阳光甚好,空气是薄荷的味道,风拂起她的头发痒痒的,吹到她的心里也痒痒的。 少女心的第一次悸动来的如此突然。 如果用黑夜来形容顾忆十八岁以前的生活,那霍云峥就是黎明的曙光,开始照亮她的生活,也深深吸引着她靠近,再靠近。 她以为灰姑娘的童话在自己身上成真了。 她以为他是上天派来给她幸福的王子,所以爱的毫无顾忌,任凭他占满了自己心。 而他,在五年前的那个暴雨夜,亲自告诉她童话都是骗人的。 他变作失控的狼,变作地狱里走来的修罗,撕碎她的衣服,也撕碎了她的心。将她对他的爱一脚踏烂又狠狠蹂躏。 他强行霸占了她,毫不怜惜,事后更是毫不犹豫地将她扫地出门••• 她沦落在狂风骤雨中狼狈不堪,他冷漠在落地窗前袖手旁观。 她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在街道上跌跌撞撞。街上匆忙的行人那么多,没有一把伞会为她所撑。 她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泪,不知道自己的心跳停没停,那晚她最后的记忆就是迎面而来疾驰的汽车,强烈的灯光还有刺耳的车鸣。 那天她因为对避孕药过敏,晕倒在雨中。若不是那辆车的司机善良及时送她去了医院,只怕这世上早就没了自己和棋棋•••••• 那今天无故的纠缠也就不存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