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恨他吗
恨他吗? 恨,他亲手把她捧做天上的星,又亲手踩她成地下的蝼蚁。 只是顾忆知道,再多的恨也都是来源于她心里对他不可遏制的爱, 爱有多深,恨有多深。 曾经狠狠哭过后她也为自己感到不值,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爱情里就是有卑微存在,自己爱的就是如此卑微。 卑微到遍体鳞伤之后,哪怕他愿意再来牵她的手,没有抱歉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跟他走。 她不会衡量爱情里的值得与不值得,应该或不应该,她只知道有种感觉就是非他不可,也知道哪怕再来一次,她还会选择跟他离开•••••• 毫不保留地爱过一个人以后,学不会把心收回来,也学不会再给第二个人。 我们,不是不敢再爱,而是不想再爱。恰尔,后者更决绝。 到了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拘留室门口出现了个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人。, 林姐抬眸,看清来人后,愣了好半天,然后笑容可掬地开口:“请问,您是陆检察官吗?” “是,有个叫顾忆的嫌疑人被拘留在这是吗?”陆易远身着制服笔挺地站着,生得一张小鲜肉的俊脸,此刻却难掩疲惫。 陆易远自从23岁上任以来,屡建奇功,如今不仅是C市最顶尖的检察官,甚至成为国家级司法界里一颗闪耀的新星,年轻又有能力,真可谓前途无量。 林姐的弟弟也在检察院工作,对这位大名鼎鼎的检察官自然是不陌生,不过从来都是耳闻,传言陆检察官年轻又帅气,未婚就算了,连女朋友都还没有呢! 所以今天第一次见到本尊,难免难以自控有些激动。 再说陆易远,他刚刚出差回来C市,办公室的门把手还没来得及碰一碰,楼道里正走着,就接到下属汇报了一宗金额很是庞大的盗窃案。 只是听说这嫌疑人是个年轻美丽的姑娘,觉得其中有蹊跷。 待要工作人员报了嫌疑人名字,他便大吃一惊,很是担忧。 于是他压根顾不上回办公室休息,就急急忙忙地赶来要人。 “是啊,陆检!您要亲自见她吗?” 一听到对方提名顾忆,林姐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心想这惹人爱的小丫头终于有救了,态度更是积极了。 “嗯,她是我的朋友,我不相信她会做出如此行为,所以我要保释她。” 陆易远毫不掩饰自己赶来的用意,神色极为认真,语气也非常坚定。 “好的,陆检请您稍等。我们立刻去办!” 林姐此刻的心情真是激动啊,没想到声名远扬的陆大检察官竟与小姑娘相识还是好朋友。啧啧,看起来还这么紧张她,俩人该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边走还边偷偷瞄了陆易远一眼,艾玛呀,还真有点夫妻相呢,想到这林姐便自顾着乐去了。 五分钟后,顾忆就被带了出来,毕竟陆检察官要保释的人,他们不会怠慢。 不是
惧陆检察官,而是他们自然地相信陆检察官的人品,那和他是朋友,他们也宁愿相信她的人品。 顾忆出门见到陆锡远,微微怔住,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只是犹犹豫豫且有些不自在地喊了他一声:“陆大哥。” 陆易远是霍云峥自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几年前也是因为和霍云峥在一起的缘故,顾忆跟他相处过一阵,彼此之间也算熟。 五年后,她从H市逃回了C市,陆易远名声在外,她也早就知道陆易远在这儿当检察官,只是她从未动过找他帮忙的念头。 因为即便他之前对自己再好,也不过是因为霍云峥,在她的心中,陆易远始终是霍云峥那边的人。 没了霍云峥,她便也不需要和他有什么交集了。 现在许久没联系的他出现在这,还要保释自己,甚是奇怪,难道是霍云峥授意的么? 想到这心跳突然有点加快,却已不敢带多少希望。顾忆抬眸,淡淡的发问“是他让你来的吗?” 他是谁,彼此心知肚明。 陆易远深深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何,竟不忍心说出事实,他总觉得顾忆心里带着希望,他只好不正面回答,“你不要太担心这个案子,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顾忆很是清楚答案了,果真,自己想多了,呵,这自以为是的毛病当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 她无力地摇摇头,希望能把心里的无奈晃出去,嘴角勾起一抹笑,却带着明意的苦涩,“为什么要帮我?不怕他生气么?” “不怕!” 只是短短两个字,悄无声息地温暖了她的心。 “陆大哥!谢谢你帮我。” 说来自己真是可笑,早就不该心存幻想了,那凉薄的男人早就把自己摒弃在心门之外,可为何她偏偏要如此执着? 伤了神引得胃突然疼了起来。 “你没事吧?” 见顾忆的小脸苍白,整副身子都弱不禁风,看起来摇摇欲坠,陆易远很是担心,方才想起属下的人有跟他汇报过她晕倒入院的消息,看来,这病根本没好! 他伸手想去扶她,却在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之后,略有些尴尬地收回手。 “谢谢你的关心陆大哥,我没事的。改天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顾忆强忍着晕眩的感觉直起身,朝他浅浅一笑。 就算自己不太愿意跟与霍云峥有关的人有所牵扯,但一码归一码,陆易远都没有计较什么而且帮了她这么大忙,自己怎么能矫情呢! 现在请他吃顿饭更是应该的。 “你看,既然你都开口叫我一声陆大哥了,就别再跟我见外了。上车跟我走吧,正好我要回检察院,顺路送你回家。” “那,就麻烦你了陆大哥。” 顾忆现在太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再逞强下去,怕是还要进医院。 可现在她无论是经历还是经济上都是折腾不起了,于是就跟着陆易远离开了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