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狗眼看人低
六月的天气最炎热不过,特别是对于那些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庄稼人来说,更是热得不行。 一条散发着袅袅热气的村道上,一名壮硕的青年正拎着锄头,一步一步的往回走,似乎这炎热的天气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走了片刻,青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去。 远远的,原本静谧的小村庄骤然响起敲锣打鼓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喜事,而村口也被赶来的村民围得水泄不通。 人群中间,顾北隐约能看到人群中间停着一辆白色宝马,上面一抹靓影走下来。 这时候人们似乎记起了那美女,大人小孩都嚷了起来,“是程雪,是程雪回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顾北微微一愣,接着扭头就想走,可却被一道佝偻的老妇给拉住了,一边拉着他往人群挤,还一边高兴的道:“小北啊,小雪可回来了,你们可要好好聊一聊。” “妈……”顾北本想拒绝,可实在拗不过老妇,无奈之下,只能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来到了少女的面前。 这少女翡翠玲珑,肌肤白玉,精致的小脸仿佛经过雕刻大师精雕细琢出来,左右极为对称,特别是那高挺的鼻梁,诱人的红唇,都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身上一袭白衣,更是引人注目。放在这山角旮旯里,无异于凤凰现世,女明星亲临现场。 “呵呵,好久不见!”程雪亭亭玉立,双眸扫过顾北,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可很快却又被她掩饰了下去。 顾北还未来得及开口,周围的村民已经七嘴八舌了起来。 “呵呵,果然不出所料,程雪这次衣锦还乡,果然要和他划清界限了。” “诶,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了?好好的一个状元,说不读书就不读书,难道是那次车祸,撞坏了脑袋?” “谁知道呢,傻不拉几的,那么好的条件都不懂利用,现在20岁了,估计连讨个媳妇都难咯。” 不屑和惋惜声混杂在一起,远远的传了开去,让人听了不是滋味,不过落在顾北的耳朵里,就仿佛和煦的风,根本惊不起任何波澜。 但那一句句话,却像一根根细刺,刺入张兰的耳朵里,眼泪不由流了下来,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是啊,好久不见。”顾北轻轻点头,完全视那些嘲讽声如无物。 “那,咱们后会有期。”程雪面容高傲,冰冷的和顾北擦肩而过,似乎不想跟顾北有任何的交集,看得村民们一阵幸灾乐祸。
“这些人!”看着这些尖酸刻薄的村民,张兰心在刺痛,但望着儿子挺拔的背影,她突然有种安慰:“或许是小北以前太过耀眼,如今落魄,他们心里的卑微终于不用流露出来了吧!” 另一头。 村长村支书西装笔挺,满脸谄媚的跟在程雪的身旁,在加上周围村民们羡慕,崇拜的目光,程雪的脸上不由扬起得意的笑容,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 程雪这次回来,除了看顾北的好戏,还有断了和他的关系的意思,如今的两个人,完全属于不同的世界,不同的阶层了,一个是只能混个温饱的农民,一个是大老板,大富商,是个人都能分辨出他们的差距。 “哎!”虽然心里有了决断,可程雪还是忍不住回想起那意气风发的面庞。三岁被封神童,五岁就能题词写诗,七岁开始被重点学校争抢,经过他手的试卷试题,没有哪一题是错的。可以说他是村里的骄傲,也是所有人的未来希望,也是自己……最仰慕的人。 如今风水轮流转,她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她,而顾北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顾北了! 张兰受不了那些嘲讽的目光,心疼的拉着顾北就走,“儿子,走,是咱们配不上她!” 可顾北却一脸严肃的盯着张兰,沉声道:“妈,你要记住,你是我顾北的母亲,你比任何人都要高贵!总有一天你会明白,配不上咱们的是他们!” “哟呵!咱们顾大天才也会吹牛逼了?我女儿配不上你?你脑子进水了?!” 说话的是一个板寸老头,一声的西装,头上戴着一顶草帽,一副自以为时尚的派头,却不知道落在顾北眼里,其实就是个笑话。 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程雪的父亲,程林! “给我滚!”顾北冲冠一怒,魁梧的身躯向前一压,整个人迸发出莫名强大的气势,霎时间,程林就感觉到自己被一只洪水猛兽盯住了一般,寒毛炸起,仓皇的后退几步,惊疑不定的看着顾北。 “儿子,走,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张兰硬拉着顾北走,顾北本来没打算就这么算了的,可又怕一挣脱开伤了张兰,只得作罢。 而后面的程林见顾北走远,呸的一口痰吐在地上,“臭小子,你以为还是当年的你啊?还想巴结我女儿,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听了他的话,周围的村民顿时响起一阵嘲笑声,一部分村民更是围了上去,开始谦卑的巴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