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酒吧男女
“你就是我老婆,这是我们相认的信物。” “小屁孩,毛都没有长齐,也出来骗婚,在地摊上面买个破东西就想骗我,都什么时代了,还信物……” 黄昏时刻,黄昏酒吧包间,一男一女对立而坐,男的看起来十八九岁模样,白白净净,长得也算英俊,略带稚嫩的脸上满是无奈。 而女子一件披风把整个身子遮挡的严严实实,看不出身材,脸上还带着一个大墨镜,但是从露出的五官,还有那动人的声音,应该是个美人胚子。 高风满脸无奈的把信物放回兜里,心里却是非常无奈,女子好像十分的排斥自己。 萧若云双手不由交错在一起,墨镜后面一双灵动的眼睛忐忑不安的转动,红润的小嘴唇一张一合,仿佛在缓和心里的紧张,煞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 “你真不承认这门婚事?” 高风眉头皱了皱,眼底呈现出一种不符合年龄的神态,其实他看过自己老婆的照片,绝对是一个大美女,对方不坦诚相见,明显是根本就没有打算承认这门亲事。 “别说没有,就算有,你也休想,我怎么可能嫁给你一个小屁孩,浪费我时间!” 萧若云说完站起身来快速的朝着外面走去,可是站起来的一瞬间顿时展现出了自己高挑的身材,高风忍不住扫了一眼。 长腿大美女可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而且此刻披风贴身,可以看出自己老婆身材应该不错,只是此刻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叹了口气,高风也没有理由在留在这里,但是他还是对自己这个未婚妻有些疑惑,见面的装扮,还有见面的地方,也都让他太疑惑了。 苏若云离开包间直接来到另外一个包间,快速的取下皮肤和墨镜,拍打了下胸口,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 “若云姐演的不错啊,刚才我都还以为你是个小太妹呢,我的招灵吧!” 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拉着萧若云嗤嗤的笑着,恐怕没人会相信几个大公司的总裁会展现出这一面。 “别说了,早知道直接谈判还好点。”萧若云擦拭了额头虚汗,心里却还是忐忑不安,其实她早就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夫,但是没有想到比自己还小,再加上她在工作上的老练,在她眼里高风就是一个小屁孩,她怎么可能答应。 于是就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出谋划策,结果就用了这一招,让对方对自己的第一印象很差,不继续纠缠,她也不知道成功没有,但是至少度过了一个难关。 “嘻嘻,还是第一次看到若云姐你这么不淡定,看来你那个未婚夫应该挺帅啊!反正声音挺好听的。”少女笑着说道。 “少扯,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得先避一避,你跟我一起……” …… 离开黄昏酒吧,高风却是满脸无奈,他之前还觉得自己爷爷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死活不答应,看了照片才答应来找萧若云,但是结果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嫌弃了。 首都他是没有什么朋友,而自己这个未婚妻明显对自己不感冒,他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此刻他觉得自己受伤的
灵要得到安抚才行,脑海中不由出现一道妖艳的身影,想到那模样,高风心里不由升起一股邪火,随即拦下一辆出租车:“江海市!” …… 夜黑风高,小道上一片漆黑,时不时有几个霓虹灯指引方向。 高风都以为自己遇到黑车了,怎么来到了这么偏僻的道路上,但是司机说着是捷径,他也没有办法。 突然车子的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只见前面道路上一辆货车卡在了中间,本来小道并不宽敞,而大货车后面还有一辆白色的小车也被堵在旁边。 司机眉头皱了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想要看下发生了什么事儿,因为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了,高风也直接下车,享受下这深夜的晚风。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刚下车,就看到司机满脸慌张的退回来,而货车后面走出两个壮汉,满脸凶神恶煞。 “救命,呜……” 而此刻一道轻不可闻的呼救声从货车后面传出,高风眉头一皱,随即目光看向两个凶神恶煞的男子。 “你们要多少钱,我给你们钱,求……” 一道惊恐的声音再次传来,明显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高风忍不住朝着货车踏步走去。 秦优优非常后悔,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儿,还不如走大道,至少安全一点,可是她眼看天色越来越暗,就忍不住抄了近道,结果就遇到了劫匪。 可恨的是,劫匪不但要钱,还要劫色,这夜黑风高,偏僻的小道上,她心里非常绝望,眼看就到被这些人玷污,可是突然一亮引擎的声音响起。 她仿佛有看到了希望,可是让她失望的是,对方明显非常胆小,直接被这些人给吓退,但是她还是不甘心,拼命呼救。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秦优优不由一喜,拼命挣脱男子捂住自己嘴的手:“救命,救命……” “你们想死不成,敢管我们的闲事儿!” 其中一个壮汉满脸狠色,直接手一晃就多了一把匕首,快速的在手上转圈。 果然司机看到这情况,都动刀子了,顿时快速的爬上自己的车,引擎发动,快速后腿,完全不顾高风。 两个男子脸上笑的更冷了,老司机走了,剩下个小屁孩,他们可没有放在眼里,满脸笑意:“小子,难道你还想英雄救美不成?” “把他捆起来,等下或许还有用!”另外一个壮汉仿佛想到了什么东西,突然笑着说道。 “和我想的一样!”男子咧嘴一笑,随即直接大步朝着高风走去:“等下你有眼福了。” 高风却是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你们不想挨揍,就滚蛋!” 男子一愣,随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揍我们,哈哈,笑死我了,小屁孩,你还没有见过什么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吧!” 此刻后面的秦优优本来以为人跑了,但是听到声音顿时一喜,可是知道了对方是个小孩子,突然心里升起一抹担忧,拼命的冲出来。 当看到还留下来救自己的竟然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秦优优眼底满是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