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中奇遇
六月天,当所有人都在忙着查询高考成绩的时候,赵进宝却平平静静拿起农具,朝着家里的农田走去。不是他不想查,而是就算他查了也没用,因为家里已经没有钱供他读书了。 高考前的一个月,父亲赵大柱因为在工地意外从高处跌落,导致全身粉碎性骨折,虽然命保住了,但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唯一给赵进宝留下的,就只有一小片农田。母亲孙翠芳身体也不是很好,干不了太重的农活,只能留在家里照顾赵大柱,所以这种田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了赵进宝的头上。 虽然千般不愿,但是情势所逼,赵进宝不得不种田。 出门后,赵进宝直接奔着村头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走去,双桥村每家每户都有被分到农地,而赵进宝家,就被分到了村头的小山丘上,相对于平地而言,小山丘上只能种一些喜旱的作物,浇水只能挑水浇,而且土地质量也不是很好,同等的种植,收成时肯定是要比正常人家少一点的,但是没办法,这是村委划的地,你要是不想种,你可以不要,但却不会给你另外的补偿,所以赵大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地收下,种点旱粮。 到了农地之后,赵进宝发现,连着几天的大高温,苞米地严重缺水,膝深的玉米苗都已经开始卷叶子了,如果再不浇水的,估计就要被旱死了。 当时种玉米的时候,可是花了几百块买的种子,就指着能有个收成,如今出现这种情况,显然不是个好兆头。 抬头看了看天,艳阳高照,蒸的大地都在冒烟,三两天内,那肯定不会有雨的,但是玉米苗等不了这么久啊,估计到了第二天,恐怕就要旱死一大半了。 所以赵进宝合计着,等到晚凉的时候,在到山下挑水浇。这一是中午温度太高,玉米苗受了太阳晒,在遇冷水,容易炸苗,二是天气炎热,人也受不了山上山下来回折腾。 围着农地饶了一圈后,赵进宝并没有立即回家,而是继续朝着山上走,这个山丘,只有自己家一户人种,他想着,是不是还有其他地方可以种植,扩大点种植面积,也能多点收成。 就这样,赵进宝一直爬到山顶才停下,累得气喘吁吁的,不过好在途中发现了几块比较平整的地,也不算白跑一趟。 山顶有风,满头大汗的赵进宝,顺着山崖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地方坐下休息,准备等着凉快下来再下山。 带着一丝凉意的风吹在脸上,赵进宝顿时感到一阵舒服,心头闷闷的感觉也逐渐消失,看着脚底下的村庄,赵进宝无奈的笑了笑,自己始终是出不了这里。在心中向往了三年的大学生活,也幻化成了泡影。 就在赵进宝怔怔出神的时候,一股微小的吸力,从山底下传来,随后,这股吸力越来越大,等赵进宝发觉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从山崖上滚了下去。 接近二十米高的山崖,赵进宝就这么滚了下去,好在沿途没有多少翘起来的石壁,不然赵进宝这次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不过即便如此,等赵进宝滚到山脚下的时候,也已经是满头鲜血,呼吸微弱,脑袋中轰轰作响,神志都已经开始模糊了。 艰难的在地上动了动,赵进宝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就像是敲碎了一般疼痛,凭着最后的一点意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爬出去,让路过的人看见自己,不然自己真的可能死在这里。 而就在赵进宝翻过身准备往外爬的时候,离他大概两三米远的地方,突然有一道光芒闪过,赵进宝只感觉自己的眼睛被晃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朝着发光的地方看去。 入眼所及,一个金黄色的小石子,通体散发着光芒,只是看了一眼,赵进宝的内心就像是被棒槌砸了一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潜意识里,赵进宝觉得,它可以救自己的命,所以他并没有急着朝着大路上爬,而是转了方向,朝着金色的石子爬过去。 随着赵进宝的靠近,这颗金黄色的石子,光芒大涨,阴暗的树林瞬间被照亮,而就在赵进宝抓住石子的瞬间,所有的光华全部收拢于他的手掌,紧接着,赵进宝就感觉有无数道电流从自己的手掌朝着自己的体内输送,整个人在地上不停的颤抖起来。 隐约之中,赵进宝感觉自己处身在一片金色的海洋之中,海面平静无风,但天空中却雷声滚滚,两幅极不协调的
面,竟然出现在同一个镜框里。他想有所动作,但是发现自己什么也干不了,整个人,好像是出于梦的状态中。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十分钟才渐渐的停下来,赵进宝睁开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因为他已经能站起来了,而且身上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惊讶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石子,内心早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而就在他震惊的同时,这颗金色石子突然朝着他的手掌心内融合,等赵进宝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金色石子已经完全融合进去了。 赵进宝大惊,连忙甩着自己的手臂,想把这东西给甩出来,虽然这个不明物体瞬间让自己的伤全好了,但是也不能证明着就是个好东西,身体里无缘无故的多了一个不明物,怎么想心里都觉得有疙瘩。 甩了老半天,赵进宝也没有把东西给甩出来,最后他也只能放弃了,其实他心里最怕这是个寄生虫,跑到自己体内吸自己血什么的,村里以前就有人被吸血虫钻进了身体,健健康康的一个人,几个月的功夫就死了,而且死的时候,浑身枯瘦如柴,很是凄惨。 赵进宝不希望自己也和这个人一样,不然他宁愿从山上摔下来摔死。 看着自己满身的血迹,赵进宝绕着山底下的灌溉渠,准备找个水浅的地方洗洗,结果他刚刚跳进去没几分钟,路边就有人走过来了,这时候他已经在水里把衣服都给脱下来了,不方面上岸,所以干脆把头压进水里,等人走了在上岸。 “这死鬼天气,真是热死个人啊!”来人挺毛躁的抱怨了一句。 水底的赵进宝浑身一颤,听着声音,好像是个女的,于是他又朝水底降了降,免得被发现尴尬。 来人走到赵进宝下水地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前后看看,皱着眉,好像有什么事儿。 水底的赵进宝吓坏了,还以为被人发现了,睁着眼睛盯着岸上看,由于来人转过身来,所以赵进宝也看清了来人到底是谁。 此人是村里的人,住在村头,人们都喊她李寡妇,家里男人死得早,好像是意外交通去的,还留下个孩子,女的,现在大概是上初中,估计也快毕业了。 赵进宝对于李寡妇,也不是很了解,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人长得挺好看的,在村里,有不少单身汉子惦记她,就连隔壁村,都有人给她说过媒,但是都被她给拒了。 李寡妇家的农地,在小山丘下面,也属于不方面抽水的地,毕竟家里没有个男人,有些事情上,还是比较弱势的,但即便如此,也比赵进宝家的要好不少。这几天高温,地里都旱,估计她是想来灌溉渠这边看看,好不好挑水浇地。 看着站在岸上不动的李寡妇,赵进宝心里不断想着对策,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李寡妇会不会以为自己在调戏她。 就在赵进宝在苦苦想着对策的时候,一个令人喷血的画面出现了,李寡妇站在岸上,一边解着裤子,一边嘴里叨叨着:“当个女人就不好,解个手都要偷偷摸摸的,下辈子投胎就当个男人!” 赵进宝看着岸上李寡妇的动作,只感觉一股血液朝着脑门上冲,最要命的事儿,李寡妇是面对着水塘的,即便赵进宝在水里,也依旧能看的清清楚楚的。 当下,赵进宝就感觉自己起反应了。 心中祈祷着李寡妇快点走,但是赵进宝的眼睛,还是忍不住的盯着李寡妇看,长这么大,这应该是赵进宝第一次看见实物吧,内心害羞的同时,也充满了期待。 原本以为李寡妇解完手就会离开,没想到等完事儿之后,李寡妇又站起来来回看看,确定没人后,又把上衣解开,把搭在肩头的毛巾取下,在水里淘了淘,拧干,然后开始擦着上身。 这次又让赵进宝饱了一回儿眼福,他终于知道为啥村里的那些单身汉子都想要李寡妇了,人家不仅脸盘子长得好,身材也好,阳光下,李寡妇的皮肤很白,也很嫩,就像豆腐一样,碰一下,还会有颤动。 赵进宝安安静静的在水底看着,欣赏的同时,也夹带着一点欲望,他开始理解那些男人们的想法,现在的自己,也被李寡妇的风韵所吸引了。 如此出神的看着,赵进宝忽略了一件事儿,他已经在水底躲了很久了,但是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难受。而在他看不见的体内,金色的小石子,光华流转,不断的朝着他的五脏六腑输送金黄色的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