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悲剧的人生
虽然距离高考落榜过去了一个月,但每每想起落榜的原因,叶凡的心情却如堕冰窟般,冷彻心扉。 叶凡的高考成绩是全县第一,却因为被人冒名顶替,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 叶凡抗争过,但没用,别人有权有势,最后还被人威胁,如果再敢多说,就将他们爷孙俩的腿打断,看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干! 因为这事急火攻心,跟叶凡相依为命的爷爷叶仲元病倒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的家庭,因为叶仲元的病倒,生活的压力就落到了手无抓鸡之力的叶凡身上。 叶凡自小身体就不好,这些年来光是吃药就花了不少钱,是村里有名的“药煲”,身体瘦弱无比,本来挺帅的小伙,却因为脸色苍白,而失去了本来年轻人应有的活力。 不过有一点好处,所谓病久成医,这些年来吃的药一多,叶凡对于医理竟然无师自通,水平竟然不比村里的医生差,甚至有时候还能指点一二,这是他让人称道的一个地方。 为了赚点,叶凡只能进山去采药,然后拿到镇上卖。不过由于身体实在不好,每天也只能采一点点,勉强够养活自己和爷爷两人。 而叶凡现在的赚钱之路,便是到山里去采药,然后拿去镇上卖,不过由于身体实在不好,每天也只能采一点点,勉强够糊口,养活自己和爷爷两人。 今天的天气虽然不太好,但叶凡还是一如既往的拿起小锄头等工具,戴上草帽,提着一壶稀饭,向山里走去。 没办法,如果不多赚点钱,自己就无法过日子了,爷爷的病还没有好,虽然在自己这算是高明的小医生治疗下,起色了不少,但由于长期缺乏营养,好起来非常慢,而自己的身体也需要温养,所以就要多赚钱。 其实叶凡知道怎么治自己的病,可是没有药,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药,都是传说中的东西,自己根本看都没有看到过,更别说得到了。 一路胡思乱想,叶凡走进了大山里。 别看这里是穷得叮当响的地方,可是景色却是非常美的,到处都是山和林,特别是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原始森林,一般人都不敢进去的地方,听说里面有很多凶猛的野兽。 叶凡也不敢进去,里面虽然有很多好东西,以前有一个身手高强的猎人深入过,虽然采到了非常好的药材,可是出来后却是满身的伤,没多久就一命呼乎了。 据那人说,他在里面遭到了好几种猛兽的攻击,如果不是他身手好,根本就无法出来。 从那时候开始,就没有人敢进去了。 叶凡站在原始森林的外面,心里非常的犹豫。 进,还是不进? 进吧,里面那么危险,自己能有命出来么? 不进吧,自己想要的药材又无法得到,这么下去的话,也不是路。 如果没有药材,自己的身子也熬不了多久,等到自己再病倒下去,那爷爷就惨了。
虑良久,叶凡咬了咬牙,麻痹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与其等死,还不如拼一下,也许就可以改善生活了! 在这种想法下,叶凡毅然踏进了原始森林里,虽然走得很慢,但却没有再犹豫。 …… 两个小时后,满身衣服都让挂破的叶凡出现在个水潭边。 他也没有敢太深入,一直沿着原始森林的边上找药材,虽然也采到了一些,但却没有采到自己想要的,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冒着极大的危险走进来一点。 “野……野山参!”他看着对面那一株植物,嘴里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叫声。 千辛万苦之下,自己终于找到了野山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年份的,但能在这里生长的,估计再差也不会五十年吧? 迈着如同灌了铅的脚步,叶凡终于来到了野山参的下面,他喘着粗气,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他也没有那么急了,打开壶喝了点稀饭,感觉体力好了一点,这才拿起小锄头,慢慢爬了上去。 这株野山参长在半山腰,如果是正常的成年人很容易就爬上去,但叶凡却费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才喘着粗气爬到了目的地。 “累死我了!”叶凡喘了一会气,脸上才露出了笑容,有了这株野山参,自己的身体基本上就可以好了,而爷爷的病,也会因此而好转。 他小心翼翼地开始挖了起来,从这株野山参的高度来看,应该是超过了五十年的,根部很深,须很多,挖起来难度不小。 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叶凡这才脸露色,将野山参从地上拔了起来。 “太好了!”看着手里的野山参,叶凡喜极而泣。 呆了一会,叶凡才将锄头扔下去,然后抱着野山在慢慢走下去。 也许是今天的劳动量太大,也许是太过兴奋,走了一会,叶凡只觉得脚下一滑,整个身子竟然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然后便滚了起来。 “我靠!”叶凡郁闷地叫了一声,只能闭起眼睛,无奈地接受命运的安排了。 还好的是,这山上没有什么石头,不然的话他就惨了。但饶是如此,山坡上那些花花草草也将他的身上划出了一道道血迹。 正当叶凡庆幸自己没有让石头砸到时,“咣”的一声,他的头撞到了一个硬物上,一阵剧痛涌上头来,他只来的得得及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的锄头时,郁闷地叫了一声倒霉,便晕了过去…… 他的头上流出了鲜血,慢慢地渗到了脖子上,渗到了他长期挂在上面的狗牙,那是他爷爷小时候给他挂上的,说是可以辟邪,虽然他从来都不相信这套,但却不忍心让爷爷失望,就一直挂到了现在。 而今天,这狗牙却显灵了,随着他的鲜血渗进去,一道迷蒙的光芒从狗牙上亮起,然后没过多久,叶凡的身子便诡异地在原地消失了,如果不是地上还有一把锄头,根本就会让人以为他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