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背黑锅
七月的阳光如热辣的巴西舞娘,不断地冲击着路人的身心,让这个世界的欲望如肆虐的烈焰,烧灼得人心如火,无名的欲望与愤怒没有理由地沸腾燃升! 宁海市轩域印务公司,副总经理办公室。 此刻,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胖子正“啪”地一声将已经盲音的电话摔在了桌子上,气得脸色铁青。 沙发上也坐着一个人,神色又是紧张又是畏惧。 “何总,焕彩集团的人怎么说的?”此刻,沙发里坐着的那个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还能怎么说?把我们给刷下来了,说我们报价比其他几家公司都高,没有诚意,创意案又没什么出彩之处,所以下午的竞标碰头会就不找我们了。老郑,你们市场部是怎么办事的?事先没权衡一下别家公司的底价吗?因为报价的问题直接导致连竞争的机会都没有了,这让我怎么跟董事长交待?”何奇怒视着那个人。 “别家公司的底价是商业机密,我们根本打听不到啊,况且这个报价也是您直接定的……”市场部经理郑铎一脸郁闷。 其实他们之前已经拿出了一个报价,相信会比别家公司低又能赚钱,但被这个刚愎自用又好大喜功的副总给啪斯掉了,说这样的话利润太低,不符合公司利益。 现在可倒好,连竞争的机会都没有了,又何谈利益? 不过他一直在奇怪,按理说,何奇都已经在这一行干了这么多年了,不应该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啊?是脑子一时短路了还是怎么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这是在怪我?”何奇冷冷地望向了他。 郑铎赶紧低下了头去,不敢说话了。 何奇鼻子里咻咻地喘着粗气,“这笔单子对我们公司非常重要,董事长也非常看中这一次跟焕彩集团这家国内五百强大公司的合作,与他们的合作能让我们的公司未来发展空间更上一层楼!现在搞砸了,我跟董事长怎么交待?” “又要往我身上扣黑锅……”郑铎是个精明人,当然清楚他这么问的意思,不过就是想推卸责任而已,心下间腹诽不停。 “算了,念在你跟我这么多年的份儿上,这件事情我就帮你扛下来吧。”何奇眼里闪掠过一丝异样的神色,挥挥手道。 郑铎一怔,咦,这不符合这位副总贪功诿过的性格啊? 就听见何奇神色一转,又变得怒气冲冲,“这一次的事情要怪就怪创意部的人,如果不是他们拿出的创意案太烂,也不至于会搞到这般境地,他们才应该负主要责任。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郑铎长松了口气,看起来,何总这一次是要将黑锅甩给创意部了。 无论甩给谁,反正自己不背黑锅就好,他浑身轻松,不停地点头,“是是是,就是创意部的事情,如果不是他们的创意案有问题,就算价格高些,我们肯定也能中标的。” “对,你一定要记住了,就是创意案的问题,跟报价没关系。”何奇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份创意案点了点头道,眼里满是赞赏的神色。 这小子关键时刻还不算太笨。 “哐”,创
部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了,何奇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前,举着手里的创意案喝道,“吴天华呢?” 屋子正在电脑前忙着做设计的几个年轻人俱都惊愕地抬头望去,一看居然是公司的副总何奇,俱都眼神一缩,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吴经理请假去南方看病了。何总,您什么事?”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也是创意部的部门副经理刘大庆。 “焕彩集团的这个产品包装创意案谁做的?”何奇冷冷地问道。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眼神却不由自主地望向了角落里的一个年轻人。 此刻他正面色惊愕地站了起来,小心地向何奇道,“何总,是我做的这个创意案。” 那个年轻人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眼神明亮,鼻管挺拔,高高大大,很是帅气。 “你是那个新来的,林华?”何奇怒视着,大步向着他走了过来,“啪”地声将那个文件夹摔在了桌子上,神色不善地望着他。 “是我,何总。”林华皱了皱眉头,强忍不快问道。虽然何奇是公司副总,可这态度有些太恶劣了吧? “你做的这个包装创意案被客户给直接驳回了。告诉你,这可是今年我们公司谈的最大的一笔单子,由我亲自去谈的,本来已经谈成了,可就是因为你拿的这个创意案直接惹毛了人家,被那个市场部经理柳飘飘说得简直一塌糊涂,根本没用心去做,对待他们公司的态度太不认真,直接驳了回来,并且不准备跟我们合作了。你说,该怎么办?”何奇质问道,音量逐渐提高,周围几间办公室都能听得到。 不少人聚在了门口偷偷向里望来,林华满脸通红,“可是,我真的是用心做的,并且也征求了所有同事的意见,他们也都说不错的……” “他们说你做得不错?”何奇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环视了周围一圈儿,再次提高了音量,“我知道你死了的老爸是吴天华的旧交,他仗着公司老班底的身份把你弄了进来,这群人看在吴天华的面子又好意思说什么?你来了有一年了吧?来了一年还这么没有长进,不得不说,你的工作能力实在太让公司失望了。这笔单子砸了,给我们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你和吴天华要负主要责任,等吴天华回来,让他去跟董事长解释吧!” 何奇脸罩冰霜地说道,说罢转身就走。 林华眼神羞愤,狠狠地握了下拳,才松开来,何奇的话不仅侮辱到了他,也侮辱到了他逝去的父亲,若不是强行控制,他已经跟何奇吵起来了。 不自觉地隔衣抚了一下胸口,那是去世的老爸曾经留给他的一块彩色的小石头,似玉非玉,曾经搞地质勘查的老爸说那是一块陨星残骸,据说流星残骸能给人带来好运,心想事成,于是就被林华亲手雕成了饰品一直佩戴着,当然也算是一个纪念。 “生意没谈下来居然怪我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其他几个同事义愤填膺,都替林华鸣不平。 谁都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得清楚这是在甩黑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