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莫名夺舍
  “就凭你,也敢追新来的校花陈灵?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乡下人,总以为自己上个大学,就翻身了,鲤鱼跃龙门了是吧?我今天就告诉你,海市可不是你那乡下小地方,这里卧虎藏龙,你这个小蚂蚁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龟缩着,动我看中的女人,只有一条路可选,挨打!”      染的红褐色的发向上梳成一绺,高鼻子,不胖却有些小肚子的男生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前方躺在地上,双手护着头像个虾米一样缩着的瘦弱男孩。      这里是海市一品大学的黑暗角落里,大晚上,处于路灯的背面,几个高大的壮汉对着地上的男孩拳打脚踢,没有人能够看到,就算能够看到,也没有人敢于阻止,海市一品大学韩晓天打人,谁敢阻止?这可是一品大学校霸级人物之一,一家人有商有官,而且还是海市本地的,是当之无愧的地头蛇,谁动他都得掂量几分后果。更何况躺在地上的这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小子,现在才开学不久,谁会为这样一个穷小子出头?      “我.....这是进入通神期了吗?”      “不过,不太对啊.....通神期是这样的感觉吗?我看书上传言的进入通神期后会一身轻松,自由无束缚,因为魂魄第一次能飞出身体之外了,但是,我为什么感觉,自己受到的束缚更多了呢?四周还一片黑暗,连通神眼都使不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身上好疼?像是,像是一群普通人在用脚踹?这是幻觉吗?自从修神.....不,自从固体期开始,就没有哪个人打架再敢用普通人的拳脚了啊。这,这不是打人,这是在羞辱啊!”      叶荣一脸迷茫,他费尽了千辛万苦,历经了不知道多少劫难,才终于修炼到了修神期的顶端,花大价钱买了通神丹,一切准备做齐,想要突破入通神期,修神期和通神期是一个坎,前者,只能称为体修,后者,被称为神修,则是真正进入了大修士的境界里,不知道多少人卡在这道坎上一辈子都过不去,叶荣终于有了希望,却莫名其妙的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不管是不是幻觉!我都要将你们一个个都打飞啊啊啊!”      感受着身上一下又一下的疼痛,叶荣愤怒的睁开了眼睛,他只是个天赋一般的小修士,背后也没有什么靠山,一直靠着努力和低调才慢慢的在残酷的修炼界修到了修神期,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进入通神期呈几分威风了,却被几个普通人吊打,这巨大的落差让他这些年积蓄的怒气都要爆发了。      “剑来!”      他猛然的坐起身子,招手怒道。召唤自己在固体期的时候炼制的一柄玄霜飞剑,虽然因为没钱买不起大块的玄霜这飞剑只有三寸大小,但是削这一帮普通人还是和削孙子似的,      结果.....什么也没有,除了努力睁大了眼睛后能看清了一点周围的情况。      在他身边站着几个挺壮实的男人,一身统一的黑衣黑裤,也不知道是哪个门派哪个组织的,远点的地方有挺高的楼,嬉笑打骂的人,各自动手动脚的比试中,竟没有丝毫的杀意,再远方有一轮很弯很淡的月,几颗暗淡到不行的星,这暗淡的程度几乎让叶荣感觉是不是到世界末日了,这么暗淡月和星能有一丝的灵气可吸?      这灵气,别说是通神了,修神起步都起不来啊!      “他.....他说啥?你听清了没?”一个不明组织的黑衣男人对着另一个说。      “好.....好像是...剑来?如果我没听错的话。”      “噗哈哈哈哈!这小子是被打神经了吧!”      “不怕,看他还有一下坐起来的力气,接着打!有韩少给我们撑腰,怕啥?”      卧槽?又准备动手?叶荣看着这一群重新围上来的壮汉,恨恨的看着他们,“我会记住你们组织的,你们可要掂量掂量!”      “记住...组织?”      “大概是记住韩少家吧。哈哈哈,要的就是你记一辈子!就你这乡村的穷小子,一辈子你也连韩少的脚趾都比不上,也顺便记住我这一巴掌!今天这小子可没少给我找乐。”      这家伙的巴掌确实够大,能顶得上叶荣的大半
脸,如同蒲扇一般向着叶荣挥来,但是在这一瞬,叶荣却眯了眯眼。      通神境,神不能通。      固体境,体不能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叶荣能感觉的到,他等同于丧失了一身全部的修为。但是,叶荣不光有神!不光有体!还有经验!      一次次实战中,锻炼出来的反应和经验!      躺在地上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反击,你踢我,这是羞辱,但是,现在我醒了,你还用这样笨拙的拳头和脚,那是自寻羞辱!      破绽!破绽!破绽!全是破绽!      对于连固体期都没到的普通人来说,浑身上下,有太多的罩门!就算你长的再壮,把这样的罩门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敌人面前,这不是找死吗?      在这一蒲扇般的巴掌下,叶荣竟然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在间不容发之际身体一探闪过了巴掌,一拳打在了这个黑衣男人的脐下三寸上,不是1个指头宽的那个寸,而是3.33厘米的那个寸,能让人断子绝孙的那个寸!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出,罩门被破,这种痛苦普通人根本承受不来,虽然叶荣感到身体力不从心,用出的力量让他连连蹙眉,但仍然足以让这个壮汉失去战斗力。   这就是人体本身的战斗缺陷,也是修炼第一步必须练体的原因,健体,强体,固体,顺序可以翻,但是这三项必须都一一做足,才可修神。当然,也有例外,不过叶荣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修士,对他来说那些例外太过渺远,无需去想。      被破了罩门的黑衣壮汉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大汗淋漓,手捂着自己被破的罩门,翻滚了半天,再也喊不出第二声。      叶荣如果这时候去加上一拳,两拳,三拳,对方必然一命呜呼,但是他没有,因为他发现了不正常。      手,不是自己的手。      力,不是自己的力。      这双手和自己的手比起来,太小了,太细了,自己的手也称不上五大三粗,但是至少温润健康,这双手只比皮包骨头强不了多少,形状还算好看,但瘦小的惊人。      力也是,这一拳下去,浑身的疼痛和疲累都袭上来了,甚至让他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如果一个人需要出三拳,那这么多人,他打不完。      这是怎么回事?叶荣皱了皱眉,他好歹也算是有望冲进通神境的修士了,一只脚迈入大修士门槛的人,到了现在也能意识出,这不是幻觉,      现在这种情况,更像是一些古籍上记载的,夺舍的情况。难道自己进入通神期神魂出窍出了意外,夺舍了别人的身体?      但是,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别人进入他的精神夺舍,也是会有反抗的,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反抗?      只有一个可能,自己神魂进来的瞬间,他就已经神魂死亡了,或者说,正因为他神魂死亡,才吸引了自己出问题游离的神魂,过来依存。      而他神魂死亡的始作俑者,应该就是,他扫眼看向这些黑衣男人,这群家伙!      借别人身!报别人仇!也是自己目前的得生之道!叶荣握紧了拳头,冷眼相视。      这眼神充满了锐气,冷厉如刀,透出了一股子杀意。竟让韩晓天一瞬间都不自觉打了个冷颤。这小子从贫困的小县城里来,家里没有什么背景,性格也软的不行,是那种只会学习的乖宝宝。平日里没少受人的欺负,现在竟然还敢露出凶光了?而且这凶光,竟然让他都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一起上!给我往死里打!”韩晓天怒道,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别人都随便揉随便捏,竟然让他这个韩家大少感到了恐惧,这是一种耻辱!      一群黑衣男人得到了老大的命令,摩拳擦掌的围上前去。      叶荣看了看他们,又看似无意的扫了一眼他们身后发命令唯一不是一身黑衣的韩晓天。   拳脚袭来,战斗一触即发之际。   “住手!”   一声厉喝突然响起。   一名女子的身影出现在路灯下,黑长的头发随风轻舞,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宽松的衣物掩不住身体的起伏。   恍然如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