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狙杀
古澄静静地匍匐在山腰的一处悬崖的岩架上,身上盖着伪装网,身前一米多长的巴雷特重型狙击枪涂满了迷彩,一人一枪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他已经在这里潜伏了五天,整整五天。   一千两百米开外,A国首都国际机场,一架客机缓缓降落,古澄的手指动了一下,移动到了扳机上。   客机的机舱打开了,一个微胖的中年人西装革履,在三个保镖的护送下走出了机舱。   微胖中年人并没有急着下飞机,而是向着旁边的一个将军招招手,将军走到中年人面前,有些羞愧地在中年人耳边说了几句。   中年人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至极,也不顾忌周围还有那么多人,一巴掌扇到将军脸上:“废物!有情报你们都抓不到人!废物!”   那将军眼中怒火几乎喷涌而出,却还是低下头,道:“是属下办事不力……”   中年人看着将军,越发觉得火大,心烦意乱地挥挥手:“不用说了,滚吧!我回去再收拾你!”   将军低着头退了下去,再没说话。   中年人缩到保镖身后,望了望周围,似乎确定了没有威胁,这才在保镖的护送下走下了飞机。   看着瞄准镜中的中年人躲在了保镖的身后,古澄眉头微微一皱,准心迅速地锁定在保镖的喉咙上。   像中年人这种地位的人,即使是身边的保镖也穿戴有相当强度的防弹衣,必要时会帮中年人挡下子弹。   虽然古澄手中的这柄巴雷特M82A1重狙足以轰碎防护等级最高的防弹衣,但是古澄必须保证一击将目标毙命,机会只此一次,决不容许有任何失误!若是子弹因为任何不必要的因素而减少了势能没有将目标毙命,古澄绝不会原谅自己。   而保镖的喉咙,则是保镖全身上下防护最差的地方,而保镖身后中年人的头部,也正好在这个位置。   古澄静静等待着时机,在人走下飞机踏上地面的瞬间,心中会有一丝的松懈,那是一种“终于脚踏实地”的安全感,就算是坐过很多次飞机的人,这种感觉也不会消失。   而古澄要等待的,就是这短短一瞬的时机。   终于,中年人的脚踏上了大地,与此同时,古澄扣动了扳机,身前一直与主人静静潜伏的战争机器发出一声怒啸,子弹如惊雷降世一般冲了出去。   机场中,中年人的头颅与保镖的脖颈几乎是同时爆成血雾,二人残缺不全的尸体倒在地上,在地上流出一片血泊……   古澄迅速收起伪装网,取下身后的步枪,从岩架上一跃而下,身形没入了岩架下面的灌木丛中。   巴雷特重狙被他留在了那里,   机场中那位被中年人扇了一巴掌的将军看着中年人的尸体,面无表情地下了命令:“封锁以机场为中心的方圆一千五百米,务必要找出凶手!”   古澄在灌木丛中如一条游蛇般无声无息地前进着,迅速地朝着山后的空地前进。   到了空地前,看了一眼手表
古澄停了下来,静静等待着,在半个小时之后,太阳落山,将夜未夜的时候,才是他进入空地的最佳时期。   而接应他的直升机,也会在那个时候悬停在空地上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古澄的身上不停地有爬虫经过,甚至有那么一只青蛙,在古澄的背上抓住几只飞虫,美美地吃了一顿,在上面歇息了一会儿,它都没有发现,自己脚下踩着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太阳最后在天边发出一线光辉,努力地刷了一下存在感,终于无奈地沉入地平线。   不过短短几分钟,这林间便暗了下来,古澄能够感觉到,那些夜行动物,渐渐地开始活跃了起来。   然而许久过去了,古澄仍然没有听到直升机发动机的声音。   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古澄立刻警觉了起来,这声音极有规律,而且不止一个,几乎是四面八方都有传来。古澄心里微微一沉,看来最坏的结果出现了,自己暴露了,而且已经被包围了。   古澄左右看看,悄无声息地攀上了一颗树,抽出了腿套上的军刀。   不多时,一个军官带着两个士兵,三个人全副武装地来到了古澄原本停留的地方。   那军官领章上的两杠两星在黄昏时分微弱的光线下被古澄看得一清二楚——这是一个中校。   中校蹲下来,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被古澄压倒的草根,随即便学着古澄之前匍匐的样子,趴了下来。   古澄看着他的样子,心中一时间竟有些惊惧,这个军官趴着的姿势,跟他之前趴着的姿势一模一样,甚至连眼神看着的方向,居然也是丝毫不差!   这是何等的侦察意识!   古澄心中杀意愈发浓烈,如果让这个人留在这里的话,自己逃出生天的可能性会下降一大半!   深深吸了一口气,古澄决定放手一搏!   吊在树上的双手瞬间放开,古澄的右脚瞄准了中校的颈椎,狠狠一脚跺下!同时手中军用匕首迅速划过一旁士兵的喉咙,另一只手成爪扣住另一个士兵的下巴,狠狠一扭!   两个士兵登时毙命,而在古澄脚下的中校,也已经昏了过去。   古澄的刀锋划过中校的喉咙,随即转身,在树与树的间隙之间迅速穿梭,短短数息时间便已经消失在林中。   一分钟之后,将包围圈收拢的士兵们看着眼前三个人的尸体,只觉得背后直冒凉气。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短短几十米,而根据上级给的情报,对方只有一个人,对方在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地灭掉了三个人,而这三个人,都是他们中的精英,那个中校,更是他们的教官!   士兵中一个威望比较大的老兵握枪的手紧了紧,硬着头皮道:“留下两个人处理尸体,剩下的人继续搜索,这次至少四个人一组,以免被敌人各个击破!”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聚在一起的短短时间里,古澄已经跑出了半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