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传承
郑海。第一人民医院。 张浩给医院病人检查了整个下午,精疲力尽的从最后一个病房关门走,但脸上却挂着微笑。 因为身为实习生的缘故,他在实习期一直相当努力,只为能够在医院里早些转正就能够将薪资涨一大截。 现在下班,他走在清冷的走廊里,计划着下班和女朋友去哪里压马路,这时候,看到女朋友苏小蝶正一脸清冷的走过来。 “小蝶,你来找我啊?”张浩高兴的对苏小蝶挥手问道。 苏小蝶是他在大学里交到的女朋友,虽然偶尔闹闹脾气,但总归是安静文雅的。 张浩很喜欢。 “嗯,张浩,我是来和你说件事,你听着就行!” 苏小蝶没给张浩疑问的机会,马上就绝情道:“我们分手吧,你和我,不适合!” 张浩突然大震,他没想到苏小蝶会和他说这样的话,但回想这些天对方无缘无故的冷淡,看来是自己对她的关心太少了吧! “小蝶,我……” 张浩想挽留,可没想到对方马上一脸的厌恶。 “你什么你,你就是个废物,我不会和一个给不了我任何幸福的废物在一起过一辈子的!” 废物? 轰! 张浩心里如同再次受到重击,原来自己在小蝶心里只是个废物! 他想拉住苏小蝶,告诉她自己是有进取心的,不是废物,可对方直接无视,无情的撇掉他的胳膊,然后快速离去。 “这到底是为什么?”看着对方离去,张浩捏紧拳头,心里如同滴血不停地问自己,难道是他错了吗? 走廊里突然传来焦急的声音。 “让一下,让一下,啊!张浩!” 一辆小推车突然向张浩撞过来,张浩回头的最后一瞬,看到了那小推车上是装有福尔马林保存的尸骨罐子。 下一秒,砰的一声,他晕倒在地,心里最后一个念头是:“难道我就要这样死去了吗?我才刚被分手啊?我不甘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躺在病床的张浩终于有了意识,想起来他刚才是被医院里的一个认识的小护士推车撞倒,尸骨罐子砸在了他的头上,当场他就昏迷了。那时候昏迷的太快,他还以为生命走到了尽头! 张浩想坐起来,却意外的发现身体并不受他思想支配,焦急万分时,听到一个古老的声音传来。 “贫道法号三清子,乃是得道高升的道士,小友你运气很好也很及时啊,在贫道尸骨正要被遗弃时,贫道的最后一丝魂魄居然到了你的身上!” “不过相遇即是缘分,贫道即将西去,就将一生的医术传承授予你,另外贫道闲时也一并研究过武道、风水、望气,现在也都一并传给你,愿小友你在世莫做坏事,常解救世人于苦海,三清子泉下有知,也定保佑你长命百岁!” 翁! 张浩脑袋里一时之间多了大量的信息,有医术,武道,风水,还有一些他听也没听说过的。张浩就是学医的,所以在接受了这信息,自然清楚这传承的厉害。 “三清子?” “……传承?” “我这是得到了高人的传承?” 想到之前的福尔马林保存的应该就是三清子的尸骨,自己因为被尸骨撞到,所以误打误
得到了这传承,张浩心里激动万分。 有了这些传承,张浩相信凭借这些医术武道之类的,在他的未来里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张浩,你醒了啊?对不起啊,我还以为你……” 张浩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女孩就是依靠在病床上,握住他的手的秦琳琳,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女孩因为焦急手中传来的冷汗。 这女孩正是之前推小推车的小护士秦琳琳。 其实秦琳琳长的很好看,一米六五的身材不高不矮,娃娃脸蛋,姣好的身材,在医院里一直是善良可爱的形象,女孩总爱扎一个清爽的马尾,在医院里,对张浩很是友好。 “秦琳琳,你怎么在这儿?小蝶呢……” 张浩将苏小蝶的名字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在之前已经和对方分手了,已然形同陌路。 “苏小蝶,她之前来过,不过苏小蝶她……” “小蝶来过?” 张浩心里激动不已,自己病了小蝶来看过自己,是不是她心里还有自己,两人还有可能的? “秦琳琳,小蝶怎么呢?她人在哪里?她有没有对我说什么?” 看着张浩眼里全是期待,不知怎的,秦琳琳眼眸深处略过一丝遗憾,但想到了什么紧接着眼神里全是愤怒。 “张浩,苏小蝶她才是废物,我觉得张浩你是真正靠自己的男子汉,她苏小蝶凭什么这么说你!” 说完这些话,秦琳琳意识到了什么,赶紧闭嘴不言。 但张浩已经明白,苏小蝶在他昏迷时对他说的话,肯定是自己是废物之类的吧! 身为她的男朋友,在自己昏迷期间没有任何的安慰,有的却都是冷言冷语! “呵呵,废物?苏小蝶你怎么也想不到我得到了三清子的传承,我今后无论如何也不会是废物的!” “我会站在让你高攀不到的制高点,我也要让你高攀不起!” 张浩惨败一笑,在心里已经对苏小蝶死了心。 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喧闹声,两人疑惑时,很快就有护士开门喊道:“你们两怎么还在这,医院来大患者了,赶紧出来,不然待会儿王主任又要批评咱们了!” 护士说完就赶紧跑掉,张浩和秦琳琳点了头也赶紧从病床上起来,在这之前,张浩发现自己并无大碍,相反的,他浑身充满着力量。 “赶紧增加人员去接应,这可是不得了的患者,要是这个患者治不好,咱们医院以后也不用在干下去了,快快快,人员赶紧增加!” 张浩刚来到医院大厅,就听到王主任正在批评手下的医生护士,颇有点指点江山的味道,但其实是他总是言语中伤,很多医护人员都躲着他。 医院副院长也闻讯赶来,交代了些事宜,也站在了医院大厅准备迎接患者。 很快便有人小声嘀咕。 “怎么副院长都过来啦,这位患者到底是谁?这也太强悍呢?” “我表哥是上面的高层医生,听他说,好像是郑海里的一位大人物,很多人都惹不起的!” “那我们赶紧站开点,不然待会儿无缘无故惹祸上身,那可是大大的不好!” 张浩也听到了这些议论,心里也在怀疑这患者到底是郑海的哪位?居然有这么大的号召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