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君寒
“镇国寺,八极门,战神殿,我要你们死!” 一声低吼,一个破旧的草屋内,君寒从有些破烂的床榻上惊醒过来,满脸的汗水,目光中还蕴含着血丝,苍白如纸的面庞令人触目惊心,但是更令人吃惊的是此刻从这君寒的身上弥散出来的杀气,这股杀气怕是比起一般的杀手都要强上无数倍! “我……我没死?” 君寒诧异的看着四周,君家覆灭,自己不是在众多高手的围攻下死去了么?怎么现在还好生生的在这里?这个时候,君寒同时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瞳孔陡然一缩:“这是……我的手?” 看着那略有稚嫩的手掌,君寒很是震惊,自己曾经因为修炼《大枯掌》,一双手早已干枯如柴,这一双白皙的手掌好似一个文弱书生的,怎么会是自己的手掌?而与此同时,传来了一声木门开启的声音,一道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来,君寒皱眉看去,却是发现从门外走进来一名老者,老者一身粗布衣衫,身上不少的补丁,看着就是一个下人模样,但是当君寒看到此人面庞的时候,却是大惊之色! “太……太上长老!”君寒的内心十分的震惊。 君寒的脸上却是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因为在君家的覆灭那场战役中,自己亲眼所见太上长老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 太上长老是为了救自己而死的,临死前那坚毅的目光让君寒永生难忘! 君寒也是因为太上长老的死,陷入疯狂而杀红了眼。如今再度看到太上长老,君寒顿时觉得有一种心酸的感觉,但是君寒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死去的太上长老此刻居然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还有就是自己为什么没有死。 “难道是因为那一道光?”君寒突然想到,临死之前,君寒隐约看到从君家老祖的雕像中爆射出一道红光奔着自己而来,莫非就是因为那一道红光,所以自己才没有死? “君寒少爷,你终于醒了!” 老者的脸上带着惊喜,赶紧走了过来,来到君寒的身边,上下的打量着,笑着说道:“太好了,太好了,君寒少爷你伤的那么重,老奴还以为……” “太上长老,你在说什么?”君寒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老者。 “太上长老?”老者赶紧回头看了看,旋即赶紧摸了摸君寒的头,奇怪道:“君寒少爷你没事吧?这里哪有太上长老?这里只有老奴我一个人啊?我是俞叔,你可还认识老奴我?” 君寒此时怔住了,因为君寒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面前的人的确是太上长老没错,但是面前的太上长老实力仅仅是后天一重的修为,这怎么可能?君家的太上长老修为可是超越了先天境界的! 君寒沉默着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感受了一下修为,自己的修为已经变成了普通的后天三重境界,要知道自己可是堂堂的天阙境强者,足以横行大陆的存在!修为居然一下跌落到后天三重?不管俞叔此刻说什么,君寒都没有回答,俞叔脸上的担心越来越重,就在这个时候,君寒抬起头来问道:“俞叔,你回答我,现在是哪一年?” 听到君寒的问题,俞叔有些奇怪,似乎不明白君寒为什么要问这么简单的问题,但还是下意识的回答道:“今年……当然是武厉年6100年啊!” 听到俞叔的回答,君寒的脑袋嗡的一声! 身躯也是狠狠一颤! 武厉年6100年…… 一种恐惧的感觉油然而生,自己是武厉年7240年生人,死于武厉年7600年,但是现在居然是武厉年6100年,也就是说自己居然回到了1500年前! 俞叔看着君寒奇怪的样子,赶紧说道:“少爷你伤还没好利索,你好好休息,老奴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望着俞叔离开的背影,君寒突然想到若是这样的话,这一切都好解释了,俞叔虽然是君家的家奴,但是自己也曾经听俞叔说过,他曾经有过奇遇,得到了一株神奇的果子,吃了之后,居然修为猛进,曾经拯救过君家两次危机,在族内也是声望鹊起,成为了君家第一个外姓的太上长老。 只是自己没有听说过,他曾经侍奉过一个叫做君寒的人,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时空乱了? 就在此时,君寒眉头一皱,大脑阵阵刺痛,一股磅礴的记忆涌入到君寒的脑海中,若非君寒的灵魂强大,怕是会被这股记忆给冲击成傻子的。这股记忆乃是死去的君寒的记忆,君寒这个时候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一千五百年前,君家也有叫君寒的,只是夭折的很早,历经数千年,太上长老也是记不得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君寒微微一笑,眼神中自信的神采顿时闪过眼眸。 “镇国寺,八极门,战神殿!”君寒缓缓的握着自己的手掌:“上天给了
君寒一次机会,我君寒就会让你们明白上天的残酷!” “少爷。” 俞叔这个时候端着碗走了进来,连忙说道:“少爷,吃点吧。你昏迷了三天,三天没吃东西,想必这个时候肚子很饿吧。” 君寒看着碗里的两个凉馒头,放在手里拿捏着,倒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君寒的表现让俞叔感觉很吃惊,因为换做平时,如果拿来这种东西给君寒吃,君寒肯定气的大吵大闹了,而但是如今的君寒,却显得那么的平静,看上去更是多了那么一份锐利! 让俞叔都觉得有些心惊,甚至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在凝固着。 而此刻的君寒则是在消化着脑海中的记忆。 如今自己所在的君家,居然只是君家的一个分支,这倒是君寒没想到的,因为一千五百年以后的君家没落了之后,早就凑到一起了,根本没有分支,自己所在的君家叫做北君府,住在云州城,在九州中也算是非常大的地方,而宗族则是在徐州,放眼整个九洲,君家也是有着非常大的势力,而自己则是北君府的副族长的儿子! 不过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早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神秘失踪,不知去向,没有了靠山,自己在族内的地位自然是一落千丈,而且自己并非是属于那种天才型,修炼的速度一般,加上性格懦弱,被人欺负,每个月发配给自己的资源也都被管事的扣下,修炼的速度自然是更慢如蜗牛。 渐渐的,地位甚至连下人都不如,吃的饭菜也是这般,而自己这次受伤,完全是因为君寒爱慕着一个女子,叫做君蝶儿,君蝶儿乃是北君府的天之娇女,修为乃是半步先天,因为厚着脸皮上去表白,结果被君蝶儿的护花使者君耀和君威给狠揍了一顿,打的半死,而自己之所以附着到这个身体上,是因为君寒没有抗住这顿打,最终还是死在了床上。 对于自己的死,整个君家都无人问津,君家的族长君战之前还能关注自己一点,但是现在则是一点都不过问了,君寒倒是没想到自己回到了一千五百年前居然落得如此尴尬的地位。 “俞叔,我不饿,我想出去走走。”君寒微笑着说。 “走走?” 俞叔连忙说道:“可是少爷你身上的伤势难道已经不要紧了吗?” “没事了。” 君寒随意的说着,君寒身上的伤势其实并非很严重,在刚刚的时间里,君寒运转了《生机术》将自己的伤势早就给恢复了七七八八了,这《生机术》是一种很简单的武学,恢复一些小伤的时候效果是不错的,前世的君寒则是用来战斗之后调整气息的,倒是没想到如今对他来说则是救命的东西了。 只是凭借君寒此刻后天三重的实力,完全无法发挥出真正的效果来。 后天武者,共分九重,一重最低,九重最高,乃是炼体最重要的阶段,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后天一重武者,自身的力气也是能达到三百斤,尤为恐怖,达到后天九重更是能达到万斤的力气,配合一些厉害的武学施展出来,足以惊泣鬼神。 而后天之上便是先天境界,很多人一生都卡在后天九重的境界,始终无法达到先天境界,踏入到先天境界中,体内的真气则是能转化成先天真元,自身的力气随随便便就能施展出三万斤来,先天真元形成的护体罡气更不是后天武者能轻易破开的。 君寒看了一眼自己的小院,院墙都是破的,小院里只有一个破旧的石桌还有石椅,连点像样的东西都没有,君寒压根没想到自己的地位居然低下到了这种程度。 甚至小院连门都少了半扇。 倒是不用担心小院会进贼,因为这院子里就算真的有贼来了也是哭着走的。 “汪汪!” 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传来了一声狗叫,一条大黑狗就从外面窜了进来,君寒一看,这黑狗足足有半人之高,毛发乌黑,凶神恶煞! “少爷快进屋!那狗是君成少爷养的,凶的很啊!”俞叔目露恐光,这大黑狗平日里可是咬伤过不知道多少人,甚至有奴仆被这黑狗给咬死过!看到此刻黑狗冲着君寒冲来,俞叔下意识的就想挡在君寒的的面前,但是君寒却是伸出手拦住了俞叔,眼眸中一道寒光爆射出去,似乎感觉到君寒目光的冷厉,黑狗的动作居然顿了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君寒冷喝一声:“孽畜。” “嘭!” 君寒一脚将黑狗给踢飞出去。 “呜……” 黑狗疼痛的叫了一声,旋即卧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 “黑妞!”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一道人影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黑狗在这里,那人松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看到黑狗的样子,不禁神色一愣,吃惊道:“黑妞,你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