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摩的大镖客
朱一鸣一脸痞笑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女人相当漂亮,黑长直的头发,前凸后翘的身段,仿佛含着一泓春水的眸子,薄唇秀鼻,就如同画里走出的仙子。 她穿着身干练的白色小西装,肉色的丝袜长腿从短裙里延伸出来,一只支撑着她的身体,一只……正在踹车。 从朱一鸣的方向可以很清楚得看到她的大腿根部,不过朱一鸣并没有看。 好吧,说实话还是看了一眼的,嗯,只是一眼。 因为相较于眼前的诱惑,朱一鸣更乐意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哟,豪车呀。” 朱一鸣一只脚撑着摩托车,探身在这辆红色保时捷的车前盖上拍了拍,一副‘遗憾’的样子:“你说都是吃油的家伙,你骑的这个,咋完事这么快呢?” 女人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朱一鸣更来劲了,他故意拧了下油门,嬉皮笑脸道:“看,在下的小红在向你问好。” 大红色的摩的机车顿时一阵轰鸣。 女人被气了个半死,咬牙切齿道:“无赖就是无赖。” “切,你刚才超车的时候不挺拽吗。”朱一鸣笑嘻嘻的,点了根烟,猛抽了一口,吐出,显得洋洋得意。 说起来两人但也算得上是有缘分,短短十分钟不到,两人已经是第二次碰面,但朱一鸣可没有撩妹的打算,他现在这态度都算是给这女人面子了,换以前,保不定他就站摩托车上叉腰大笑,用东北腔喊一声:“天意啊!”。 谁让这女人之前仗着保时捷百米加速给力,超哥的车,还一脸鄙视? 哥骑个摩的怎么了,你这么看不起小红,小红同意吗? 女人忍不住想发火,但瞟了眼朱一鸣胯下的哈雷机车后,又似乎想到什么,突然换了副笑脸。 她撩了下头发,恢复了之前朱一鸣第一次遇到她时候的优雅感,脸上挂着淡笑道:“帅哥,送我去下寰宇大厦呗?” “哦,原来你是要去寰宇大厦啊,这路我熟啊。”朱一鸣一脸了然的点点头,随后回头看了眼面露欣喜的女人,咧嘴一笑:“五百块。” 女人差点跳起来,气得抓狂道:“你干脆去抢吧!” “诶,抢钱哪有抢你……咳,哪有载你快?”朱一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点也没觉得坐地起价有啥不好意思。 他拍了下摩的:“赶紧的吧,开得起保时捷还差我这五百块呢?你就当资助拉低国家平均收入的平困户了……我后面这个位置可是留给我儿子的,今天传位给你了。” 刘珊珊被这句“传位”气得不行,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才会遇到面前这个完全不要脸的男人。 她原本觉得这人长得有点小帅,虽然穷得只能开摩的,但见着自己这样的“大美女”抛锚,怎么也得发挥下绅士风度,载自己一程。 可现在呢,自己都拉下脸求他了,他居然还要收钱!还是五百块! 要不是急着去参加巴黎三大酒庄联合举办的国际酒品竞标会,老娘今天非得让你知道花儿为啥这么红! 刘珊珊在心里扎了阵朱一鸣的小人,总算是舒服了点,随后直接从车里拿出包包,扔了五百块给朱一鸣,跨上摩的:“钱给你!快走!” “感谢你用金钱羞辱我,嗯,最好再来点。” 朱一鸣嬉皮笑脸的收了钱,美滋滋的发动的车。 …… 五分钟以后,刘珊珊回头看了眼旁边人行道上对自己‘紧追不舍’的‘老年自动轮椅’,再次抓狂道:“你就是这么开车的?你骑的乌龟吗?” 朱一鸣悠哉的抽了口烟,无视了左右留着口水、频频回望自己这边的老大爷,一脸淡定:“妹子,不要着急,在下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摩的大镖客,不能跟老爷爷抢道。” 刘珊珊气得想要掐死他:“你信不信我今天迟到了踹死你?……五百,我再加五百!” “得嘞!” 朱一鸣顿时精神了,他弹飞手里的烟头,脚下一动,油门轰鸣之间,摩的瞬间窜了出去:“坐好了。” 刘珊珊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推力加身,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就倒向了朱一鸣。 她张开嘴说话,结果倒灌的急风却让她差点没喘过气。 耳畔的风声一下子急促起来,刘珊珊拢住乱飞的头发,抬眼瞟了一眼身侧,顿时一下子愣住。 快,实在是太快了。 她看见眼前一辆又一辆的车辆被甩在身后,行人仿佛在倒退,不断的从她的视线里闪过,偶尔驶过路边树木,那被气流扬起的树叶擦过手臂,甚至让她感觉被刀割了一样。 骗人的吧? 摩……摩托车也能这么快? 感受着摩托车在身前这个人手中不断急停、加速、转弯,甚至偏移,种种近乎特种车技表演的动作,让她整个人都有些发呆。 有这样本事的人,居然还会斤斤计较几百块钱?就是随便参加一次比赛,也不值这点钱吧! 哼,果然是个无赖,太无耻了! 刘珊珊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冷不丁听到朱一鸣说了句话。 “我说妹子,你的按摩技术不行啊,我这背上跟长了两花生米似的。” 刘珊珊愣了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朱一鸣的意思,脸当场就红了个透。 “臭流氓!” 她心里又羞又气,慌忙的直起身子,然后踹了朱一鸣一脚。 之前因为朱一鸣摩托车骑得太快,刘珊珊为了稳住中心,下意识就俯下了身子,结果一段路跑下来,她根本没有发现,自己早已经贴在了这个臭流氓身上! 更让她羞愤的是,因为自己小西装里面只穿了件薄衫,这臭流氓居然感觉到了自己的…… 最可气的是,这臭流氓居然还好意思说出来! 想到这点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咬死朱一鸣。 可惜朱一鸣的脸皮实在是够厚,他挤眉弄眼道:“打是亲骂是爱,你这一脚踹了,可就多个老公了……嗯?” 话说到一半,朱一鸣突然笑了笑。 “没想到你居然挺抢手的。” 刘珊珊原本还想发火,闻言就是一愣:“你什么意思。” “自己看反光镜。”朱一鸣努了努嘴:“左边那辆金环面包车,白色的,看到没?跟了两条街了。” 刘珊珊连忙低头看了眼,好半天才从车流中找到了那车。 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面带怒气道:“这些品瑞酒品公司的人真是阴魂不散,昨天才给我寄了恐吓信,今天又来跟踪我......” 她自言自语着,又连忙拍了朱一
一下:“喂,能不能甩掉他们?” 朱一鸣轻笑一声:“那太能了。” 他说话间油门直接拧到了低,摩托车的前轮直接被他拉离了地面,刘珊珊惊呼一声,也顾不得其他了,赶紧抬手抱住了他。 “哈哈,可以吧,哥这......” 朱一鸣还没得意完,突然听到‘吭哧’一声响。 低头瞟了眼油表,他顿时翻了个白眼。 刘珊珊也感觉到了异常,连忙问:“怎么了?你快加速啊!” “大姐,没油了。”朱一鸣用脚当刹车止住摩托车,也有些无奈:“我的小红还是太能吃了点,啧,前天刚加的油呢。” “那,那怎么办?”刘珊珊顿时慌了,她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近的金环面包车,小脸急得煞白:“你,你快想办法啊!” “别急嘛。”朱一鸣倒是淡定得很,他又摸了根烟出来点上,不慌不忙道:“呐,我这人明码标价,后面这些人你出多......” “五百!”刘珊珊都会抢答了,二话不说就开了价,末了还补充道:“一个人五百!” 显然,她心里已经因为害怕完全没了主见,否则怎么也不会让朱一鸣这个‘无赖’占了便宜。 朱一鸣眼睛一亮,很是迅速的盘算了下一辆金环面包车能塞多少个人,接着二话不说,蹬出支撑架,翻身下车。 他停车的地方是一个街道拐角,因为是商圈之间的小道,倒是没几个人。 那辆金环面包车也紧随其后停在了路边,上面鱼贯下来了一圈人。 打头的是个一身机车服的小太妹,十七八岁的样子,留着泡面头,画着烟熏妆,身上还有些乱七八糟的纹身,蹬着一双高帮鞋就冲过来,指着朱一鸣的鼻子道:“你闪开,老娘不打无辜人。” 朱一鸣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眼:“那啥,我也不无辜啊。” 小太妹还以为他是在跟自己抬杠,眉毛顿时就竖了起来:“耍嘴皮呢?别以为我真就不敢打你!” 话是这么说,但她却是没动手,只拿眼睛瞪朱一鸣。 朱一鸣仔细看了看她,说实话,这小太妹虽然打扮得太非主流了点,但长得倒是挺不错的,脸蛋还带着婴儿肥,好好拾掇下保不准是个小美女。 哎,可惜就是有点楞。 朱一鸣心里想着,把站在自己旁边的刘珊珊拉到身后,接着大摇大摆的走过去,站到小太妹跟前:“你看你还不相信,我真不无辜,我是他老公呢。” 小太妹顿时一脸鄙视,看朱一鸣的眼神就差没写个‘穷’字了:“就你这样,座驾还是‘钱江摩托’的,这个拜金女会看得上你?” 靠,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会不会聊天? 朱一鸣顿时就不乐意了:“穷怎么了,你不许我长得帅,靠脸吃饭啊?” 刘珊珊可比不得朱一鸣,她这辈子还没被人用‘拜金’评价过,气呼呼的来了勇气,在朱一鸣后面喊道:“你说谁是拜金女呢?搓衣板飞机场,老娘的钱够包一百个你这样的。” 哇,妹子你很会骂人啊。 朱一鸣乐了,这话说得叫一个狠啊,这小太妹得炸了吧? “你!我!我收拾不了你!” 小太妹显然不太会骂人,脸气得通红,文的不行直接上了武力:“打!把这臭女人给我收拾了!” 后面一群拿着钢管的杀马特混混顿时一拥而上。 刘珊珊被吓了一跳,一把抓住朱一鸣的衣服。 朱一鸣却是不慌不忙。 他淡定的夹着烟吸了口,下一刻,手里的烟头就飞了出去。 当头的混混被烟头烫到额头,嘴里忍不住叫了声,动作一乱,还没等疼痛过去,紧接着,就感觉自己踩空了。 他定睛向下看了眼,嗯,真的踩空了。 朱一鸣单手抓着他,跟提锄头一样提着这个混混的手臂,将他提得离地半米,接着反手一抡,就砸向了人群之中! 起码有一百三四十斤的混混在他手里就给个麻杆似的,直接砸在了后面一群混混身上。 仿佛被高速行进的卡车撞到,七八个混混连声都没吭,还没动手就被砸得七荤八素,滚了一地。 这还不算完,收回手的朱一鸣一个漂亮的转身,直接一脚踹向了左侧一个偷袭他的混混。 这一脚揣在那混混的胸膛上,将他整个人都踹得反弓起了身子,手臂和双腿向前绷直,胸膛却弯成了弓形,以一种比冲上来快数倍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咚! 没人知道朱一鸣这一脚究竟有多大的力气,但所有人都看到,这个混混在撞翻了几个同伙后,砸到旁边的垃圾桶上时,居然将那铁皮的垃圾桶,砸出了四五十厘米的塌陷! 刘珊珊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小嘴毫不淑女的张得老大,整个人跟见了鬼一样。 这,这臭流氓,也太能打了吧! 那可是个成年人啊!一,一脚......就踹飞了?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刘珊珊又惊又喜,总算是放心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居然生出一股得意劲出来,皱着鼻子故意气那小太妹道:“你这些歪瓜裂枣也太不经打了吧?” 小太妹被气得不行,原本心里生出的惧意立刻被怒火取代。 她嘴里“喝啊!”喊了一声,摆了个跆拳道的架势,低头就朝朱一鸣撞了过去。 你这是打架还是斗牛啊? 朱一鸣撇撇嘴,抬手推了她一把。 闷头冲过来的小太妹顿时受不住力,直接滑倒。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地面因为整修有些坑洼的问题,她脚下打滑,收不住力,居然朝朱一鸣倒了过来。 朱一鸣愣了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就软绵绵的多了一团东西。 他忍不住捏了下,皱眉想了想,反应过来,一脸恍然的看向刘珊珊:“你这眼力不行啊,不是搓衣板啊。” 小太妹身子一僵,一双大眼睛里一下子溢满水汽,嘴角一撇,当场就哭了。 ?“哇!呜呜!臭流氓!” 朱一鸣有些尴尬:“那个,你看,我这也是条件反射......” 刘珊珊却是在背后补刀:“我早就知道你是流氓!” 靠!我怎么就流氓了?扔个东西到你手里,换你你不捏啊? 朱一鸣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但跟女人又不能谈逻辑,他被这小太妹哭得头疼,只能开口道:“咱讲点道理好不好,找事的是你,怎么还成我的不是了?” 小太妹哭得可怜极了,脸上的非主流烟熏妆都花了,一个劲抹眼泪,一边抹,还一边呜咽道:“你们这对狗,狗男女,破坏别人的家庭,不会有好下场的!呜呜!” 朱一鸣顿时就愣了,脑袋一抽筋,忍不住道:“啊,她是你后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