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窝囊废发飙了
“哗!” 一大盆水倾翻下来,将推门走进来的青年教师杜飞淋了个全身湿透,随后整个飞翔贵族学院中文系大一(6)班七十二名学生发出震荡整个教室的轰笑声。 “你……你们……” 身体瘦弱的杜飞脸色十分难看,指着那些兴奋的学生,气的身子发抖,这帮学生是越来越过份了。 见到杜飞被气的不行,整个中文系大一(6)的学生有人起哄,有人鼓掌。在他们面前,杜飞只是学校派来的陪玩人员。 能在飞翔贵族学院就读的学生,个个非富则贵,这些人做事向来无法无天,中文系大一(6)班更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班。 杜飞觉得这工份作真的是无法继续,这群学生完全就没有把他当老师,而是取乐的对象。 每天换着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整蛊,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偏偏这些学生家里都是有些势力的人,学校又不敢轻易动他们。 长而久之,这群顽劣的学生越发过份,已经有好几个老师承受不住羞辱而辞职走人。 “自习……”他甩了甩身上的水渍,就抱着弄湿的教案离开了教室,他发誓真的不想再见到这群熊孩子。 杜飞用手不停的扭着身上的水渍,殊不知已经行到了楼梯,一愣神的瞬间,脚下踩空! 整个人措不及防滚下了楼梯,头部重重的就撞上到了楼梯间的墙上,眼看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快要不行了。 此时正直上课时间,楼梯也没有行人,杜飞就那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咳!咳!咳!” 过了大约6分钟的时间,躺在地上的杜飞突然连咳了三声,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茫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喃喃自语:“咦,我这是到哪里了?红灵法阵崩溃,灵力反噬,我肉身被毁,元神撕裂,为护元神我强行逆转阴阳,难道我这是到了阴间!” 杜飞眼神一凝,转首四顾,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奇怪的建筑里面,阅历丰富如他,也未曾见过如此建筑。 “啊!” 突然之间,头部剧痛,杜飞抱头蹲在地上,身上的水珠不停滴落,刚才他躺的地方已经是一片湿透。此时,无数的信息纷至沓来,两分钟之后,杜飞终于了解到一切基本的情况了。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总之红灵法阵崩溃之后,他的元神逆转阴阳,并没有潜逃至阴间,而是来到了一个名叫地球的地方,并且附身到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老师身上。 这老师身体瘦弱,更是从小就落下了病根,这些年来,生活水平很差的他,已经大大的透支了他的生命力。再加上此次意外的伤害,让他最终灰飞魄散。这正好便宜了杜飞的元神,雀占鸠巢,借尸还魂。 他决定按着前任的记忆,先回到宿舍,好换身干净利索的衣服,再去教室! 杜飞走在校道上,一些上体育的学生对他指指点点。 “那看杜飞又被学生给气出来了!” “哇!你看他的样子,简直就像只落汤鸡,肯定是赵亭亭她们给他冲的凉。” “丫的!谁让他不知好歹,居然敢侮辱我们心目中的女神。” 有者更是露出了不屑的眼神,他们觉得杜飞根本不配让他们感到尊师重道。 杜飞只是皱
皱眉头,并没有理睬这群站在一旁说风凉话的学生,自顾自的上了楼。 伸手从湿漉漉的口袋中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宿舍的门,干练的换上了一套休闲一点的衣服。他上班的用工作服已经被弄湿,另外一套正在晾晒。 关上门,再次向教学楼走去。 “杜飞又回来了……” 一个在门口望风的学生,对着教室内一阵大喊,顿时就吸引了其他玩耍的学生。 接下来学生们就见到已经换上另一套衣服的杜飞,此时刚重生的他心情很平淡,站在讲台上环绕了所有学生一区。 这时一个上身穿着黑色挂链子的马甲,白T恤,下身穿破烂牛仔裤,头发染得丝丝红色的女学生走了过来,一脸挑衅地说道:“这事是我让他们整的,你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自不量力,竟敢去招惹我的好姐妹欧阳呢?” 继承前任记忆的杜飞知道,这个古惑女穿扮的女生名叫赵亭亭,她嘴里说的好姐妹,是中文系大一(1)班的欧阳情,同时也是飞翔贵族学院十大美女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校花。为人清高自傲,不过她也的确有这个本钱,不只是人长的漂亮,学习成绩很好,而且欧阳家更是翼州市政商两界排名第一的大家族。 原任杜飞的父亲杜强是一个老实巴结的农民,一个意外,让他救了欧阳情爷爷一命。欧阳情的爷爷为了报答杜强,就把自己当时还只有两岁的孙女欧阳情许给了杜强当时五岁的儿子杜飞。 一个当地政商两界排名第一的大家族的长孙女,却要嫁给一个老农民的儿子,任何人都不看好这段婚姻,就连杜家也是这样认为。可是欧阳情的爷爷欧阳仲德坚持,杜强与欧阳情的父亲欧阳张扬也没有办法。一年前,欧阳仲德中风去世,欧阳张扬登门退婚杜强也很乐意的答应了。作为回报,欧阳张扬把刚刚师范毕业的杜飞安排到飞翔贵族学院教书。同时又给了杜强五十万,治好了杜强的病。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可杜飞在学校见到欧阳情后,一时惊为天人,从此茶不思,饭不想。终于在三个月前主动向欧阳情表白。 这一下不只是激怒了一向眼高于顶的欧阳情,更是激怒了学校里的一帮‘情粉’,杜飞不断的受到校内学生的整蛊与抓弄。 这个名叫赵亭亭的,就是干这些事最起劲的人之一。 “啪!” 杜飞手掌一下就拍在了教案桌上,冷哼了一声:“今天全都给我好好学习,如敢不遵守纪律,一律罚抄毛语录一遍!” 全班的学生都呆住了! 杜飞来飞翔贵族学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向来懦弱胆小,干的最爷们的事就是向欧阳情表白,而且还是对着人家十米开外的背影喊的。别说打人,能不被别人打,就已经烧高香了! 可是今天,他竟然敢在赵亭亭的面前,大力拍打桌子,还出口威胁众学生! “你是在拿我杀鸡儆猴吗?” 赵亭亭指着杜飞,她觉得让杜飞拂了面子,厉声吼道:“今天我要让他,躺着出教室!” 伴随着赵亭亭的吼声,班上的十几个男生跳了出来,一个个从桌堂里面拿出棒球棍钢管之类的,有一个小子竟然拿了一根三棱刺出来。 “我看谁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