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下山
松江市。 虽然夜微微地有些黑了,但是,作为玄黄第一大国际大都市,松江的夜生活仅仅是刚刚地开始。 从酒吧一条街的尽头,缓缓地走过来一个有些格格不入的年轻人。 之说以说他格格不入,因为,周围人的衣着光鲜,上面更是带有很明显的都市人的特征,华丽。 而这个年轻人,身上穿的衣服,就仿佛是已经穿了几年了一样。 牛仔裤都已经洗得发白了,甚至,上面还有补丁,衬衫虽然是白的,但是,也明显地能够看出来被洗过无数次的痕迹,脚上蹬着一双发白的球鞋。 看得出来,这双球鞋已经是被洗过无数次了。 这一身的行头,完全地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民工! 如果前面非要加个形容词的字眼的话,农民工? 反正跟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跟标签,格格不入。 虽然有些衣衫不整的,但是,这年轻人的眼睛倒是炯炯有神,就仿佛是在夜空之中,寻找猎物的猎鹰一般,让人不由地心中有些发毛的感觉。 此时,楚天寒的心中也是有些微微地不爽。 他也不想来到这种明晃晃的地方。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留在山上,跟自己娇美可人的小师妹每天腻在一起,谈天说地,谈情说…… 啊呸! 哥跟小师妹的感情,那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听听,都男女关系了,还纯洁,真逗。 不是楚天寒不想跟娇美可人的小师妹发生点儿什么,只不过,楚天寒天生的九阳圣体,只要是心里对女人有一点儿非分之想,就会鼻血直流,阳火攻心。 这一次的下山,楚天寒也是为了自己的九阳圣体而来的。 楚天寒现在满头的黑线,直到现在,他还记得下山的时候老头子的嘱托,跟小师妹泪眼婆娑的让楚天寒心疼的模样。 “天寒,记住这一次下山的目的是寻找古武医经的下半卷,治好你的九阳圣体。” “我已经在松江医科大学给你安排了一个学生身份作为掩护,你去中医系去找一个叫做吴石的老教授,他会帮助你的。” “楚师哥,等你治好了你的九阳圣体,一定要快点儿回来,我跟师父,会在山上一直等你的。” 小师妹泪眼婆娑,甚至更是踮起脚尖,在楚天寒的额头上惊鸿一点儿,差点儿惹得楚天寒的九阳圣体发作了。 楚天寒是一个孤儿,从小就是在松江的一个孤儿院成长,七岁的时候,楚天寒被四处云游的老家伙相中,非要将自己带到山上。 孤儿院的院长还以为老家伙是个人贩子,死活不肯放楚天寒走,后来也是有惊无险,被老家伙收养,想想,距离楚天寒离开松江,恐怕也有了整整的十年之久了。 这十年来,楚天寒跟着老家伙一直修炼古武医经,修炼中医歧黄之术,已经小有所成。 不过,楚天寒的先天九阳圣体可不是闹着玩的,想要医好楚天寒的先天九阳圣体,只有一个办法,寻找失传
古武医经下半卷,方可有破解之法。 都说是失传的了,去哪里找? 堂堂的玄黄,几年前的历史,地大物博的,老头子花了快要一百年的时间,也没有找到古武医经的下半卷,楚天寒怎么找? 尤其是,楚天寒已经整整脱离了都市十年的时间了,来到松江,还真的是有点儿小小的不适应。 “呜呜呜……” 这时候,在一家酒吧的阴暗的小胡同之中,微微地传来了虚弱的声音。 这个声音虽然微弱,但是,修炼古武医经的楚天寒,不管是在耳力,目力,还是在感知力方面,都高人一等。 虽然声音微弱,但是楚天寒依旧是听得清清楚楚。 “有人求救?” 楚天寒心神一动,随后缓缓地向着小胡同走了过去。 楚天寒身影犹如幽灵一般,出现在小巷子的位置,这时候,在巷子里面,几个大汉正撕扯着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孩子的衣服。 女孩子大约跟楚天寒差不多大,肌肤如雪,尤其是精致的脸庞,倒是跟楚天寒的小师妹有的一拼。 只不过,女孩子现在眼睛微微地紧闭,脸上也泛着红晕,看来,意识有些模糊。 方才那个有些不太清楚的呜咽的声音,应该也是女孩子潜意识之中的拒绝。 作为古武医经的传人,楚天寒一眼就看出来了怎么回事。 被下药了。 “老大,今天我们运气不错,来酒吧喝酒,竟然能遇到这么极品的货色,看样子,还是没有开封的原装货。” “跟着浩哥有肉吃,我爽完了,你第二个!” 浩哥哈哈大笑,目漏凶光,更是丝毫地没有注意到隐藏在背后的黑影之中的楚天寒。 畜生! 楚天寒心沉如铁,随后冷冷地走了出来。 “你们的胆子倒是挺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干下药的勾当。” 冷冷的声音缓缓地传了过来,顿时吓得浩哥跟他的两个小弟一个激灵,随后像是一个被踩中了尾巴的猫一样,立刻就跳了起来,声音之中,也满是惊慌失措的味道,同时,更是慌不迭地各种收拾自己的衣服。 这种事情,都是偷偷摸摸地干,不然地话,他们也不会选择这种没有人的小巷子。 定睛一看,只有一个十七八岁的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浩哥的眼睛之中,凶光毕露,同时,语气之中,也满是不屑一顾的味道。 “小子,你最好别管我浩哥的闲事,不然地话,我会好好地教教你,死这个字,是怎么写的!” 浩哥威胁着说道,在他的眼中,像是这种英雄救美的小子,他一只手就能碾死好几个。 “对付你们这种人渣,我也不介意,教教你死这个字怎么写!” 楚天寒心沉如铁,眼神之中,也微微地透漏出冷意。 女人谁都喜欢,但像是这种对女孩子下药的人,简直就是人渣。 “吆喝?我浩哥在这一带混了这么久,还第一次见过这么横的!” 这时候,浩哥捏着拳头,缓缓地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