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卡若拉冰川
海拔五千六百米,巨大的冰川前面站着两个年轻人。 李健拉了拉冲锋衣的拉锁,把自己包裹得更紧一点,好不让寒风吹进来。 看着边上一脸凝重的马和:“哥们,真的要去吗?我们是来旅游的,不是来玩命的?再说那个日本老爷子的话可信吗?” 马和没有看李健,只是掏出一个红布包,里面有一个晶莹剔透的好像酒杯一样的东西还有一张发黄的地图。 马和从里面拿出了发黄的地图,上面是线条的山河,和一些日文标注。 看了看,才抬起头看了看李健:“就是这里。” 说着指了指一个方向:“那边是江孜!” 又指了指了另一个方向:“那边是浪卡子。” 再指了指面前巨大的冰川:“这就是卡若拉冰川。就在这里。你要是害怕就别来。我相信那个日本老爷子的话。” 李健气的哼了一声:“嘿,我害怕。我有什么可怕的。别人敢来,我也敢来。不过要是真找到好东西,咱俩可一人一半。” 说着又指了指马和手中的红布包里面的酒杯一样的东西说道:“那个嘎巴拉也有我一半。” 马和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财迷!走吧。” 李健这才嘿嘿的笑了笑:“走吧!” 马和回头看了看山下迎风吹动的经幡,才转身毅然的走向了冰舌。 李健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马和看着那张发黄的地图,绕到了南坡,在一个冰舌和山坡的连接处,找到了一个很大的冰洞,对李健说道:“应该就是这附近。” 李健喘息着,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那图也有几十年了。这里化了冻,冻了化的。恐怕不那么好找。” 马和也知道李健说的没错。不过这需要慢慢的来不能着急。 突然,冰洞里面传来动静,把两人吓了一跳,两人仔细一看,竟是一只大雪兔,蹦跳着飞速的跑到了冰洞里面。 马和看了看四周,说道:“几十年前,这个冰川应该更大,现在气候变暖,冰川的雪线往上移了,地图上的那个地方应该在雪线以下。” 李健到不担心这个,往山下看了看:“我说马和,那个开车的扎西不会走了吧?” 马和气的苦笑一声:“走,往哪走,你又不给人家钱。不会走的。” 李健嘿嘿一下:“那倒是。” 马和催促道:“快走吧。你买的手电呢?” 两个人打开手电走进了大冰洞。 冰洞的顶上是冰川,下面却是青灰的石头。 两个人慢慢的在里面走着,两道手电光亮,划破冰洞里面的黑暗。 李健伸手摸了摸冰壁,那冰壁是刺骨的寒冷。 李健嘿嘿的笑着:“这玩意是不是就是万年寒冰?” 马和也摸着冰壁,点了点头:“应该就是,这些冰川何止万年啊!” 两个人越往里面走,越黑。可是里面远比外面要暖和也没有寒风,比在外面舒服得多。 两个人并走着,手电的光亮在黑暗的空间晃着。 突然,走在左边的李健的手电好像照到在他那边的冰壁里有一个红色的东西,只是一闪而过,李健“咦!”的一声,站住了。 马和侧头看看李健:“怎么了?” 李健眨了眨眼睛:“好像有东西!在冰壁里。” 马和赶紧把手电照向李健那边,两个人仔细的寻找起来。 可是乳白色的冰壁上面,什么都没有。 马和抱怨道:“你看没看见啊,一惊一咋的?” 这时候的李健也拿不准了,挠了挠脑袋:“好像看见了,怎么又不见了呢?” 突然,马和听到冰洞里面有细细碎碎的声音传来。 马和对着李健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听见了吗?有声音!” 李健还在拿着手电在冰壁上照来照去,照着刚才看见的东西,并没有注意听。 听马和这么一说,才竖起耳朵,果然冰洞里面有声音。 李健点了点头:“是有声音,好像是流水声。” 马和点了点头:“对,去看看。” 说着就要走,可是马和的手电在冰壁上划过的时候,就在一瞬间,马和也好像看到了冰壁中有一个红色的东西。 马和赶紧拉回手电的光亮。 又在那边的冰壁上照了一下。 真的在冰壁里面隐隐约约透出红色。 马和一把拉起李健:“在这里!”
李健的手电光也照了过去,也看到了那红色的东西,高兴地说道:“你看看,我就说有吗!” 两个人赶紧走到冰壁的前面,用力地往冰壁里面看去。 只是冰壁里面隐隐的透出的红色,可是到底是什么,却看不清楚。 而且,两个人还感觉到,冰壁里面的红色,在动。 这个发现非同小可,在这个不知道多少年的冰壁中居然有东西,而且还在动。 真是不可思议。 李健没什么耐心,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工兵铲,翻倒搞头那边,在冰壁上刨了起来。 可是那冰壁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那是一个小小的工兵铲上的镐头也已刨出来的。 几镐下去,只是在冰壁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几个痕迹,飞溅了几个冰花。 马和立即制止了李健的做法:“别刨了,没用。” 李健停了下来,喘了几口粗气:“别说,这海拔,还真不适合施工。” 马和笑了笑:“那东西好像在动,看来里面是有空间的。我们再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路。” 李健点了点头,收起了工兵铲。两个人又向冰洞里面走去。 马和一边走一边问李健:“你什么时候买的工兵铲?” 李健嘿嘿的奸笑:“去超市买吃东西的时候,路过了户外店,看着喜欢,就买了,没想到可以用上。” 马和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冰洞里面传来的声音更加清晰了。 两个人可以确定那就是流水的声音。越是往里面走,水声就越大。 终于,两个人前面的路断了,一个大坑出现在两个人眼前。 上面有水流下来,流进坑中,大坑很深,不知通向哪里,而大坑之中,有水流的奔腾声。 李健撇了撇嘴巴:“这是暗河。不知道是那个大河的发源地了。” 马和点了点头:“这里是西藏四大高峰之一的乃钦康桑峰,而这个冰川就是年楚河的东部源头。”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用手电四处的照着。 突然,两个人发现在大坑的面,竟然还有一个洞。 两个人的手电都停在了那里。 那个洞不高,看样子勉强可以让一个人通过。 可是很奇怪,这洞子很明显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工的修建的。 李健很是高兴:“是不是那个?”马和又拿出了地图,可是还是不敢确定,不过不管怎么样,也要进去看看。 可是面前的大坑,成了几乎无法逾越的障碍。那个大坑有五米宽,虽然不算太宽,可是一个人想要跳过去,也是不可能的。 马和想了想,又拿手电四下照了照,对李健说道:“你不会也买了绳子吧?” 李健摇了摇头苦笑道:“没有,没想过这事。不过现在这情况就算是有绳子,也没地儿栓啊?” 马和不得不承认李健说的对,这里除了冰,水,再就是青色的碎石地面,真是有绳子也没有地方栓。 马和不禁有点泄气。突然,手电光照到了水流对面的冰壁。那个冰壁的形状很是奇怪,好像一个字母“C”字形,马和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 可以从这个伸出来的“C”字勾滑过去,可是那下面就是大坑,大坑下面就是暗河,掉下去,恐怕是没有机会生还了。 可是马和还是决定这样做。 看着马和看着那边的冰壁发呆,李健已经猜到了马和要做什么。 大声的抗议道:“不行,不行,搞不好小命要没有了。要去你自己去。我可……” 李健的话还没有说完,马和已经把背包摘了下来。丢给了李健。 李健还要阻止,马和已经在后退了。那是要助跑。 李健不敢再吭声了打亮手电,照着冰壁。马和助跑两步一个飞身趴在了那突出的冰壁上,身体向前面快速的滑去。 只有五米的距离,一眨眼,马和已经在对面翻身站了起来。对李健说道:“快,把背包扔过来。” 李建松了一口气,把背包滑了过去。马和把手电照着突出的冰壁,对着李健招手。李健咬了咬牙:“妈的,死就死了。大丈夫宁死阵前不死阵后,早知道,多买点保险了。这他妈那是旅游,简直就是玩命……” 虽然废话多多,可是李健还是顺利的滑了过去。 李健一跳到地上,回头看了看自己滑过来的冰壁,不禁一阵后怕。马和拍了拍李健:“富贵险中求。快走吧。” 李健摇了摇头,背上背包和马和走了进去。